安華醫師:我眼中的新疆問題(九) 不識廬山真面目─我們是誰?

  • 時間:2020-07-15 16:50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不識廬山真面目─我們是誰?(圖片:作者提供)

「不識廬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這是小時候學的蘇軾的詩句,當時並不理解其中含義。簡單理解就是坐在車裡不知道你的車有多髒,只有下車才能看到。這其實教會我們一種看問題的方法,那就是,不要老是往外看,要時刻知道看看自己。我們已經陶醉在自己寫的歷史裡了,那別人會怎麼看我們呢?這就要走出來回頭看看自己。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

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

我們說:我們是維吾爾人。

俄羅斯人說:維吾爾人早就消失在歷史中了,而現代維吾爾人是我們為了更好地統治中亞地區於1934年給你們取的名字。

我們說:維吾爾民族有8千年歷史。

上帝說:如果那是真的,那麼你們就只知道牧羊,並沒有給這個世界文明做出任何貢獻。

我們說:我們有哲學著作和哲學家。

斯蒂芬·弗雷德里克·斯塔爾(Stephen Frederick Starr,美國外交政策委員會顧問,約翰·霍普金斯大學教授)說:你們除了沒有人讀的《福樂智慧》以外,沒有第二本著作了。其他民族有不下一百種類似的書,而你們的文化是一種寄生蟲文化,把別人好的東西拿來說成是你們自己的。

我們說:我們擁有光輝的文化。

法國人說:你們只是落後野蠻文明的最後代表而已。

我們說:我們曾於1933年建立過東突厥斯坦伊斯蘭共和國。

英國人:那只不過是當年大博奕的一個插曲。

我們說:我們曾於1944年建立過東突厥斯坦共和國。

俄羅斯人說:那是為了掩蓋我們在你們土地上為了我們的核武器計劃採集鈾礦而建立的一個掩護體,你們這個共和國的使命只到1945年8月我們的核試驗成功之日而已。然後就被史達林交給了毛澤東。你們的軍隊在瑪納斯熱烈迎接中國人民解放軍的圖片還在我們的檔案館裡,想看看嗎?

我們說:我們是被中國侵佔的。

圖博人說:你們是哪一天被佔領的?你們跟中共打過仗嗎?

美國人說:你們的共產主義政府在史達林的指示下與中共合為一體,你們的軍隊也接受改編成了中國人民解放軍第五軍,然後被派到印度戰場打光了。

我們說:我們的民族面臨消亡的危險。

英國人說:如果,中國把你們徹底消滅了,這個世界會失去什麼?

這是我迄今為止聽過的不是最冷酷,而是最殘酷的問題。這段與英國人的談話發生在2009年。而我回頭看著我們的經歷與表現,居然找不到答案。到現在也沒有找到答案。就問其他人這個問題,想從別人那裡尋找答案。在台灣,很多人非常謙虛地不願意回答這個問題,而我的乾女兒則說:這個世界會失去正義!答案不能算錯,但她還是太年輕。因為,自古以來所有的戰爭與殺戮都是在正義的名義下進行的。

重新審視過時的邏輯與思維

西方社會雖然是一個民主自由的社會,但,他們也絕不會容忍與他們的價值觀格格不入的群體,近年來的恐怖與反恐怖就是一個典範。這很容易理解。

高速奔馳的現代文明這輛火車是不會停下來等我們的,就像我的一個朋友舉的一個例子:天上飛過的鳥群中每一隻鳥都是用自己的力氣在飛,沒有別的鳥會扛著你飛,要靠自己。那個英國人說這個世界會失去什麼本身就表明他們的態度,你自己要證明你是這個世界不可或缺的一個成員,想證明這一點,我們不光要趕上並接受現代文明,還要為現代文明做出貢獻,才能夠不被拋棄。

美國的一個智庫,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的網站上就有一個欄目列有世界上被佔領的地區,其中並沒有東突厥斯坦或新疆。也就是說,他們並不承認新疆/東突厥斯坦是一個被佔領的土地。而圖博是被列入被佔領地區名單的。難道這不是一個對我們的嘲諷嗎?我們的認知與這個世界對我們的看法相去甚遠。我們還沒有和這個世界站在同一個角度上,那又如何讓這個世界接受我們呢?

知己知彼,百戰不殆。我們知道自己嗎?我們知道別人眼中的我們自己嗎?我們這些逃亡者來到西方國家尋求庇護,獲准居留,感激不盡。但我們知道嗎?我們的存在雖然會讓中共頭疼,也會讓西方國家頭疼。因為,他們也不希望惹惱中共政權。就像你鄰居的孩子跑來向你訴苦說在家被打,你只會哄一哄他而已,而不會拿著一根棍子去鄰居家算帳。而我們來到新家就要遵守新家的規矩。當我們不願意遵守新家的規矩時,特別是當我們把已經被證明是過時的邏輯與思維拿來要這個新家的人去接受的時候,這個新家的人就會說,那你還是回你自己家吧!我們真的就沒地方可去了…

作者》安華托帝(Enver Tohti Bughda) 原為烏魯木齊鐵路局中心醫院腫瘤外科醫師,因為和BBC一起拍攝紀錄片、揭露中共在新疆核爆引發居民罹癌與畸形兒童問題,被迫於1999年流亡英國,此後長期為維族人權議題在國際發聲。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