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成都看守所遇到的新疆老鄉莫太利普

  • 時間:2020-07-07 17:53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四川成都異議人士黃曉敏。(圖:黃曉敏推特)

看守所的生活是單調枯燥的,當然也是安全平靜的。每日除了吃坐睡,就是偶爾被傳喚、被外叫、被包間民警寵幸關心一下。只有關係鐵、資格老才可以隨意走動自由閱讀,還可以和其他在押人員大聲說話。能夠同時享受上述全部特殊待遇,算是最大的恩典和非常的福利了!

莫太利普讓我重新認識新疆

時間進入2018年下半年,我在看守所已經是一個有資格的老人。不僅時間待得久,就是自然年齡,也是遙遙領先沒人能超。在這樣的環境裡,我認識了來自新疆南疆的莫太利普。

這是一個典型維吾爾相貌的和田墨玉縣人,世代務農,生活在靠近塔克拉瑪干沙漠南緣的封閉農村。包間民警私下警告,莫太利普有「暴力恐怖」和「民族極端」嫌疑,任何人不能跟他走得太近,更不能和他拉關係、搞幫派。但我不理會,我主動親近這個新疆小同鄉,加上我會簡單的維吾爾語,所以我們很快就消除隔閡,開始談論一些官方認定的禁忌話題,或是敏感話題。通過和他的交流,我對今天的南疆、恐怖的南疆,有了新的認識。

關於他的老家墨玉縣,莫太利普給我說了兩件事。第一是,墨玉縣有太多來自內地做玉石生意的漢族人。早幾年瘋狂了一陣子,現在不景氣了,給當地留下過度投資開發的設施,成了社會包袱。他還說,這些內地老闆,為了生意大多有暴力競爭的黑惡醜聞。當時,年輕的莫太利普不識世事,只知道漢族人有錢很闊氣,只要肯聽話肯出力,老闆就會出手大方捨得花錢。但是,等到內地富豪紛紛退出後,他們這些在漢人公司受雇的本地人才發現自己一無所長,完全沒有學到生存本領。

殘酷的生存競爭 終致於鋃鐺入獄

第二件是為了生活,他們不得不來到長沙、成都等地,銷售和田生產的果品核桃、玉米飴、葡萄乾等混合加工做成的瑪仁糖(別稱切糕),想藉此維持自己在內地的生活來源,同時又能培育發展壯大地方經濟。他們也引用了內地漢人,在墨玉搞競爭的手法,一邊哄騙欺詐,一邊威脅恐嚇,通過拉幫結夥群體包圍,連哄帶騙的欺詐銷售,有時還用暴力語言和刀具進行脅迫,成為地方公共安全的一大威脅。這些種種行徑引起社會強烈反感,甚至蔓延全國導致暴力排斥的重大事件。然後生意他們也做不下去了,只好另謀生路,但是內地競爭更加激烈,於是,所有的計畫和熱情全部化為泡影。從此走向上街摸盜打劫的圍獵生活。


新疆瑪仁糖(切糕)。(圖擷自YouTube)

莫太利普初來乍到,就享受超過前幾名維吾爾人的伙食標準,加上內部打過招呼不得對他輕舉妄動,還有他那五大三粗的肥胖外形,像極了共產黨到處張貼的「三股勢力」通緝犯,以致於大部分在押人員對他都退避三舍,懷疑他是恐怖分子的骨幹,日後極可能是判死刑的重案犯人。而莫太利普本人則是完全不知道所以然,只覺得同監室的人眼神和言行有些怪異。

他是恐怖份子嗎?

雖然莫太利普多次表示自己單純是摸扒問題,但其他人就是不信,有時難免言語輕蔑或者不理會他的任何辯駁,因為這樣的不愉快,有時甚至引發高聲對峙。這樣,在人們心中就更加認定莫太利普涉及的就是暴力恐怖的案子,絕不是他說的那麼簡單輕巧。在互不信任的情況下,完全無法對話。所幸的是,雙方的緊張對立並沒有持續太久。由於莫太利普的案子確實很小,如果是過去可以完全忽略不計,但現在是「掃黑除惡」運動期間,有前科的人(累犯或者是刑事案件記錄)碰到運動來臨,小奸小惡也難逃牢獄之災。

進入成都看守所的第三個月,莫太利普拿到了起訴書,不足一頁的起訴內容,格式資料就占了一半,真正描述作案過程的不滿百字。他真的是在一起摸扒未遂案件中,被人指認為同夥,所以關了進來。又因為他對證人證據存有異議,所以法院又故意延長了一段時間才開庭。等判決下來,只剩下不足兩個月便可自由回家。

拿到判決書的莫太利普又開始發愁不高興了。原來,法院向他詢問了過去從來沒有問過的問題:在成都有沒有固定住處?有沒有辦理居住證?有沒有繳納社會保險?莫太利普的敏感神經告訴他,政府在考慮送回新疆的可能性。對此,他非常氣憤和恐懼,向我私下抱怨很多次,也商量過如何設法避免被遣送回去。一開始我還掉以輕心,認為強制送回去的法律條款並不存在,當事人不同意就要送回去的可能性幾乎為零。但是隨著釋放時間日益接近,所方對他明顯不同於他人的處理方式,讓我改變了早前的看法,莫太利普很有可能被強制送回戶籍地…每每說到要被強制送回的話題,莫太利普就會情緒激動暴怒異常,他高舉雙手表達抗議,嘴裡念念有詞說,「我真的不想回,我知道回去以後的後果。回去後更加沒有自由啦!我的幾個朋友被送回去後,就是關進新的集中營強迫勞動限制外出,不能和家人正常見面,也不能打電話和外面聯繫。其實就是一個監獄和限制人身自由的監獄。說好聽是安排就業,幫困扶貧解決生活,其實裡面黑暗的很!」當時我的案件還沒有結果,他為了自保也為了能夠互通聲氣,就把我的號碼背誦記住,也把他家人的聯繫方式給我一個。

莫太利普送回新疆後  杳無音訊

果不其然,在即將自由的前一天下午,莫太利普正式接到了辦案單位給他的書面手續,告知他第二天清晨只能攜帶什麼,必須注意什麼,應該知道什麼的通牒指令。第二天,天還沒亮,他就不開心的被直接送往機場,無奈接受和田政府接回新疆老家的現實。直到現在我出來,也沒有打聽到他的下落和近況。

莫太利普在哪裡?他也進了新疆集中營嗎?

作者》 黃曉敏,出生於新疆喀什,曾在中共體制內擔任行政工作,也當過黨校教員。1995年被體制開除到成都自謀生路。因長期參與維權活動,三次被拘、兩次被判刑。目前是獨立撰稿人。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