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是「不平等條約」 為何香港是中國的 海參崴卻成了俄國的?

  • 時間:2020-07-07 17:13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2012年9月,因為釣魚島,席捲全中國各大城市的反日遊行大戲,開鑼上演。圖為9月18日在廣東省惠州市的反日遊行。(維基百科)

俄羅斯駐中國大使館近日發了一條「慶祝符拉迪沃斯托克建城160週年」的中文微博,並且特意註明「符拉迪沃斯托克」的中文意為「統治東方」。

眾所週知,符城有一個中文名字—海參崴,由清政府在西元1860年被迫割讓給沙俄。按照中共一貫給民眾洗腦的歷史劇本,有關中俄兩國領土爭議的劇情應該是:不平等的《中俄北京條約》是帝國主義列強欺凌、瓜分近代積弱中國的歷史罪證,「海參崴」是「中國自古以來不可分割的神聖領土」,就如同現在共軍用「狼牙棒」打出人命的加爾萬河谷、中國海警船時不時去折騰一番的「釣魚台」海域和正在進行軍演的南海地區。「主權」和「領土」是中國的「核心利益」,不容侵犯,必須「寸步不讓」、「寸土必爭」。

中國法律千萬條 怎麼用沒標準視需要再喬

但是很奇怪,1980年代因為香港回歸問題而簽訂的、經過聯合國備案的《中英聯合聲明》,都可以被中國政府曲解成無須再遵守的「歷史性文件」,但1860年由清政府和沙俄政府簽訂的不平等《北京條約》,卻得到了中國政府的全面繼承和履約。俄羅斯駐華大使館的微博一出,中國民間一片嘩然,罵聲不絕,中共鷹派官媒《環球時報》卻迅速發表文章為俄羅斯「掃地」:「那些土地都是中國的故土,但他們今天已經是俄羅斯的領土,對這個事實,我們中國人需要接受。......今天的世界地圖與一百幾十年前的世界地圖相比,很多地方已經變得讓人認不出來了,如果把舊帳一頁一頁地翻回去,那是整個人類社會的不可承受之重。」


俄羅斯駐華大使館發文,慶祝符拉迪沃斯托克建城160週年。(圖擷自微博)

在「港版國安法」令香港社會風聲鶴唳,人人自危,生怕一不小心被中共國安公署扣上一頂「分裂國家」、違反「國安」惡法的大帽子而被「送中」的今天,讀著中國官媒《環球時報》刊登的以上文字,讓人哭笑不得,忍不住噁心想吐。

近幾年來,美國海軍軍艦頻頻巡航南海,有中共國防「專家」號召中共海軍學習鄧世昌撞擊美艦,「為國成仁」;中日之間的釣魚台爭端,有「五毛憤青」自述「渾身鲜血已經沸騰渴望決戰」,「寧願神州不長草,也要收復釣魚島」;台灣進行總統大選,有共軍退役中將叫囂可以一週攻占台灣,在台北的大街上喝凍頂烏龍茶......黨國的宣傳機器一旦開動,將連槍都沒摸過的普通老百姓洗腦變成「神經病」和「戰狼」,只須三、五天足矣。

中國是依靠謊言和暴力治國的「黨國」體制下的獨裁政權。中國共產黨最喜歡在全中國的老百姓腦袋裡,創造出幾個企圖「顛覆中共政權」,讓中國「亡國滅種」的「國際反華勢力」,以此證明共黨統治的「合法性」。美國、日本和台灣,就成為了中共轉移「韭菜」們不滿情緒,批量生產「愛國小粉紅」的「靈丹妙藥」,一用就見效。

2012年九月,因為釣魚島,席捲全中國各大城市的反日遊行大戲,開鑼上演,就連我所居住的地方,湖南益陽,一個三、四線的小城市,也爆發了一次反日遊行。

蒼井空是世界的  釣魚島是中國的

我還清楚記得是九月中旬,一個禮拜六的早上,益陽秀峰公園的西大門廣場,從早上八點開始陸續有穿著統一服裝的「愛國市民」聚集,帶來的標語應該都是廣告公司統一印製,既「大氣」,又「精美」。標語的内容,有殺氣騰騰的「寧願華夏處處墳,也要殺光日本人」,也有讓男人們會心一笑的「蒼井空是世界的,釣魚島是中國的」。

現場來了很多的公安和電視台的記者。這一次,記者在現場采訪參加遊行的「市民」,公安在維護秩序。所有執勤的公安居然都很和氣,面帶微笑,没有穿防護衣,没有戴鋼盔,手裡也没有警棍和盾牌。

交通管制了二條車道之後,閃著警燈的警車為遊行隊伍開道,公安排成縱隊,在最外側保護著遊行的民眾,好一幅中國最美警民一家親的「和諧畫面」。

下午,我的耳邊傳來了我所打工的隔壁一家旅遊運輸公司的車隊隊長「爽朗」的笑聲,進去一看,只見隊長滿面紅光一身酒氣,像一隻八爪章魚趴坐在沙發上...。

我笑問:何事這麽開心?

「痛快,參加了反日遊行。」隊長夾著香菸的大手對著空氣一揮,又一劈,十足當年中共開國領袖的派頭。

我不禁愕然,這位隊長平常三句話不離「鈔票」和「女人」,真沒看出來他居然也是一位「愛國擾民」之士。

「參加遊行,中餐開了三桌,還每人發二百元,全部公家報銷。這種美差,真希望多辦幾次。」隊長眉開眼笑地繼續說。

反日遊行也得發「走路工」才動員得了

原來,政府提前下發通知,全市每個單位派多少「愛國市民」參加這場「自發」的反日遊行,都有名額,必須完成。這家運輸公司一開始要求員工自願參加,動員了幾次,應者寥寥,成效不彰,為了完成黨和政府下達的「政治任務」,湊齊上街反日遊行的人數,只好「重賞之下,必有勇夫」了。

最後還是有一點「餘波末了」。在公司值班沒有參加反日遊行的同事,在得知了二百元之後,憤憤不平,紛紛「拍案而起」,強烈要求「國家興亡,匹夫有責」。最後,公司領導拍板:地不分南北,人不分男女,皆有反日遊行的權利。全公司上下,一視同仁,每人發二百元奬金。

於是,皆大歡喜……

作者》龔與劍  參與1989年湖南益陽六四民運,後遭勞改2年。2012年組讀書會遭關切後來台。



【延伸閱讀】
「在中國撲火的蛾」之自序:在中國沒有明天

【我的湖南益陽六四回憶】
一:站在公車頂 面對數百武警的林老師
二:被關進「學習班」的謝叔叔
三:黨平息了暴亂,卻失去了民心 
四、中國公安善與惡的距離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