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ti 中央廣播電臺 我在成都看守所遇到維吾爾新疆老鄉!

  • 時間:2020-06-24 14:18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我在成都看守所遇到維吾爾新疆老鄉!
在中國大城市,新疆烤羊肉串是常見美食。(資料照)

6月18日,美國總統川普正式簽署了意在「懲罰侵害維吾爾及其他少數族裔穆斯林人權的法案」,命名為《維吾爾人權政策法》。該法案旨在保護維吾爾族人和其他少數民族穆斯林的權益和利益,制止中國共產黨在新疆設立的各種集中營氾濫,從而讓少數族裔的各項權益,能夠在外界的壓力下得以改善落實。那麼新疆伊斯蘭信仰者,尤以維吾爾族居多的穆斯林,是怎樣的一個族群?

我曾在四川成都看守所裡,遇見來自新疆的維吾爾穆斯林小同鄉,在面對面朝夕相處中,親眼見證一個少數族裔在看守所惡劣環境中,如何捍衛自己的尊嚴,他的勇於抗爭與善良正直贏得了同監室其他人的友誼和尊重。

2017年7月初,我被正式逮捕後馬上就轉到相對比較固定的一個監室內。在不足50平米的空間居住有40多人的特殊環境裡,學會與人交流和相處是必須掌握的一種生存態度。很快我就熟悉了這兒的人員結構,新疆喀什籍的年輕小夥子進入我的視線,成為我認為可以信任溝通的後生小朋友。

我知道了他叫阿力木江,還不到二十歲,來自典型的維吾爾人居住區的嶽普湖縣。由於交友不慎被人利用,加入了街頭摸包的犯罪團夥。他漢化程度不高,只能說蹩腳的簡單漢語。他不善言談,但是內心和觀察力很好,與同監室年齡相仿的內地人,很容易達成默契友好的相處關係。阿力木江對同監內的「管理人員」始終保持戒心,絕不主動親近更不會拿自己的尊嚴討好對方。在他心裡他清醒明白這些人,對他這種在特殊地方的特殊群體,有某種特殊授權的管控許可權,所以對他們從內心上就有一股本能的抗拒意識。

我知道他的案情很簡單,可是為何要穿重點管控人員才能穿的區別服?他非常直白的給我說了三件事。第一,在剛抓捕審訊的時候,他抵觸情緒很大,對辦案人員極度憤恨,趁他們不注意偷拿了一支筆芯吞咽到肚子裡。辦案人員非常驚恐也非常惱火,最後送到醫院採取了醫療補救措施,才將問題予以化解。這是他成為刑事拘留重點管控人員的因素之一。其次是為飲食吃飯,阿力木江要求看守所尊重他的穆斯林飲食習慣,警方就以他對抗政府為由拒絕這個要求,結果他還是不服不怕,做了一個更加激進的動作:絕食對抗!後來政府還是給他特供高於其他在押人員的清真餐飲。最後又發生一件事,導致阿力木江爭取來的這個權益被剝奪。他因為看不慣同監室的「管理人員」,為其他人說了幾句話,結果差點發生群毆事件,所以就把他調整到這個監室來,過去享受的清真餐飲也被取消,算是給他的懲罰警告。這就是現在從服裝上就可以判斷身份、等級、重點人員的全部原因。他最後還告訴我,穿什麼服裝他一點也不介意,難過的是吃的東西實在太糟糕。為了保護自己的那份尊嚴和飲食習慣,他就只吃白米飯,其他食物一個也不要。為賭這口氣,也不開口主動說,就看領導怎麼做,反正餘刑就幾個月了,忍耐克己熬一下可以挺過去。

在最後四個月的時間,阿力木江和大多數的同監成員友好相處,贏得很多漢族人的尊敬和好奇。尊敬的是他有底線有信仰,不接受嗟來之食施捨,不寫保證以換取本該屬於自己的那份食物。好奇的是,寧肯每天每頓只喝稀飯,只吃一碗白米飯,他也不埋怨不發牢騷,更不低頭、不求饒,用自己是穆斯林信徒來鼓勵自己感染別人。曾經有同齡的內地人問他「出去後,我們怎麼可以找到你?」他自豪高興地說「我每週五下午就要去市中心(成都市天府廣場)那個清真寺。你們在門口等我肯定可以找到我!」最後他還很真誠的說,「如果你們來找我,我一定在清真寺附近的新疆人餐館,請你們吃我們新疆人的烤羊肉、羊肉抓飯。」說得很多年輕在押人員喜滋滋的,盼望著儘快出去和這位同監室友,一起分享新疆人的美味佳餚。這個場景就像是自己已經身處在自由的環境裡,全然忘記了正在國家專政機構的監獄內。阿力木江單純開朗和充滿陽光的心態,曾為監室短暫帶來清新氣息,很多同齡人喜歡他,也信任他,向他詢問新疆生活,主動找話題與他親近。

任何一個監獄和政府的軍隊都是「鐵打的營盤流動的兵」,成都看守所更是如此。阿力木江刑期屆滿的日子就要來到,與他產生好感的內地人在他離開之後,幾天內都沒有正常的一個狀態,時不時還會詢問有關阿力木江談到的話題。我看得出他們是真的信任和喜歡上這麼一個新疆小夥子,也真的對新疆產生了好奇和興趣,也真的有可能在恰當的時機去新疆考察、旅遊、或者是探訪阿力木江。

作者》 黃曉敏,出生於新疆喀什,曾在中共體制內擔任行政工作,也當過黨校教員。1995年被體制開除到成都自謀生路。因長期參與維權活動,三次被拘、兩次被判刑。目前是獨立撰稿人。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