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華醫師:文明與邪惡的較量─從俄羅斯、新疆、香港看中國

  • 時間:2020-06-23 16:31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侵略者常以救世主面貌出現(圖:作者提供)

1990年2月底,我隨父親前往當時蘇聯的烏茲別克斯坦共和國。我的大姑姑隨她的丈夫30年前移民這裡。到達時已經半夜了,第二天一大早要去當地警察局登記。起個大早,我們趕到公交車站,車已經開出車站,我的姑父招了招手,公交車居然停下了,我這是生平頭一次到國外,看到車停下來,很是吃驚,這在我的家鄉中國是絕對不可能的。上了車,只有最後一排有座位,依次坐下,姑父掏出錢拍拍前排的人遞過去一盧布的紙票說了一聲:四張。從沒有見過的一幕發生了(在蘇聯,沒有專門的買票員,都是司機收費並找零):只見前排的人把錢又傳給更前一排的人,就這樣,傳到司機那裡,司機問清楚幾張後,撕了票,又把找零一起傳了回來,一分錢不少。人們似乎習以為常。我張著大嘴看著這一幕,目瞪口呆。這就是文明的底氣。人們相互尊重,並沒有想著去佔你的小便宜。

毛澤東在中國仍然陰魂不散

當時,蘇聯與中國一樣都是社會主義國家,但車上那一幕絕對不會在中國出現。至少不會在我生長的那個城市 -- 烏魯木齊 -- 出現。250多年蒙古人的統治使得俄羅斯人差一點就成了蒙古人。彼得大帝來了一次歐洲學習之旅,然後全盤歐化,雖然歐洲人仍然看不起俄羅斯人,歐洲人常說:「你刮一個俄羅斯人的皮,裡面就會出來一個塔塔爾人」。意思是說,俄羅斯人是亞洲草原上的野蠻人。但彼得大帝的歐洲化,使得俄羅斯開始強大。歐洲文明在俄羅斯人心中扎根。而五千年的中華文明在共黨的領導下早已發臭。同樣是共產黨領導,俄羅斯的國民生產總值一度高居世界第二。而中共在1958-1961年因為人民公社和大躍進餓死幾千萬人,期間竟然還堅持進行糧食輸出和對外援助。同樣都是獨裁,中共的惡毒與殘忍是俄共完全無法比擬的。文明的底線決定了這兩個共產黨國家對待本國人民的態度和殘忍的程度。史達林和毛澤東都是臭名昭著殺人狂,但比起毛澤東,史達林自愧不如。在俄羅斯,史達林的幽靈已經遠去,在中國,毛澤東仍然陰魂不散。

1991年蘇聯崩潰,俄羅斯依然是底氣十足的國家。僅僅全民免費醫療一項就足以讓中共瞠乎其後。俄羅斯由於它的文明底氣,拋棄了共產黨,停止了對人民的迫害,走向了雖說不太理想但是民主的制度,在世界上仍然有很高的影響。而缺乏文明的中共,根本不會替人民著想,平民百姓的疾苦不是這個政黨所關心的。由於這個政黨是在亂世中騙取人民的信任而奪得政權的,所以,他最拿手的就是欺騙人民,然後製造混亂來為它們的執政提供暴力革命的依據與條件,歷次的政治鬥爭導致無數冤魂。現在,倚仗著有一點錢,就想學俄羅斯玩戰略遊戲。

俄羅斯併吞克里米亞 中共也想有樣學樣

克里米亞半島是當年俄羅斯帝國從歐斯曼帝國(鄂圖曼帝國)手中奪來的,蘇聯時期,由於都屬於蘇聯,就把這個半島給了烏克蘭,夢想者蘇聯的永恆。不料,蘇聯解體,這個半島成了烏克蘭的,這樣一來,俄羅斯就失去了一個優良的出海口。俄羅斯國土面積巨大,但沒有一個合適的不凍港口,她東西兩端的出海口都會在冬天被冰封幾個月。為了俄羅斯的長遠利益,普亭製造一系列的事件,最終找了一個藉口佔領克里米亞半島,並立刻開始建設海軍基地。由於俄羅斯並沒有擴大事端,西方國家就默認了普亭的這一行徑。

中共把這個看在眼裡,饞在心裡。就在維族人身上打起了主意。由於維吾爾人恰好居住在中蘇之間,就自然而然地成了中蘇兩國地緣政治大棋盤上的一個微不足道的小卒子,1944年,蘇聯基於戰略需要,援助維吾爾人成立東突厥斯坦共和國。這段歷史中共是記憶猶新的。所以,他們從來就沒有相信過維吾爾人,想方設法跟他們過不去。近年來,美國的戰略部署轉移到亞洲,美國的勢力出現在阿富汗就使得中共猶如一把刺刀插在背上。中共的鷹派軍人也被中共的民族主義鼓動得熱血沸騰,叫囂道:西方勢力亡我之心不死,他們會在新疆鼓動並提供武器給維族人起來反抗。中國國防大學教授戴旭在2009年11月20日的一場演講中說:「如果美國願意,他們就會在新疆給30萬到50萬維族人提供武器,這是一個不可低估的力量」。當年,維族人曾經建立過國家的事實,就顯現在中共領導人的眼前,出於這個戰略思考,中共藉口反對恐怖主義,把上百萬的維族人關進了集中營。意思是:我先把人都關起來,你想武裝他們,你都找不到人!明目張膽地挑戰人類的底線!由於美國和歐洲離得太遠,周邊國家自身難保還要仰仗中共輸血,印度目前也不是中國的對手,於是中共就達到了它的目的。

香港若被中共征服 黑暗與邪惡將統治世界

國際社會的沈默使得中共野心更加膨脹,進而企圖把黑手伸進香港。只是這一次形勢更為複雜。香港是一個窗口,中外都在香港擁有巨大利益,西方勢力的背後是強大的美國,而美國與俄羅斯和印度卻不可同日而語。與此同時爆發的美中貿易戰,以及從武漢擴散到全世界的肺炎疫情,凡此種種都使得中共醜惡的本質開始凸顯在世人面前。那就是:不顧一切的要維持共產黨的統治地位。沒有文明底氣的中共暴露了他的真面目。有太多文明世界的人搞不明白的是:中共怎麼會這樣?一個政權怎麼會拿百姓的生命當兒戲?但他們不知道的是:黨的利益高於一切,百姓的生命算什麼!知道了中共的這個根本心態,就不難理解在香港和新疆正在發生的事情了。正如當年乾隆征服新疆的戰爭被稱為是文明戰勝野蠻的最後一戰一樣,香港如果被中共征服的話,那將是現代邪惡戰勝現代文明。黑暗與邪惡將統治這個地球。

作者》安華托帝(Enver Tohti Bughda) 原為烏魯木齊鐵路局中心醫院腫瘤外科醫師,因為和BBC一起拍攝紀錄片、揭露中共在新疆核爆引發居民罹癌與畸形兒童問題,被迫於1999年流亡英國,此後長期為維族人權議題在國際發聲。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