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鷹明首飛 前空軍副司令:應展開新戰機研發

  • 時間:2020-06-21 10:08
  • 新聞引據:中央社
  • 撰稿編輯:王育偉
勇鷹高教機10日在台中清泉崗基地執行試飛 (國防部提供)

勇鷹高教機將於22日首飛,退役空軍副司令張延廷指出,勇鷹計畫執行完畢後,IDF經國號戰機也快要達到服役壽限,應考量戰機軍購來源、維繫國內航太工業持續發展等因素,應積極展開新一代戰機研發進程。

國機國造、首架AJT(Advanced Jet Trainer)新式高級噴射教練機,去年9月24日在台中漢翔公司正式出廠,並定名為「勇鷹」,以紅白藍的飛機塗裝首度亮相,未來將取代AT-3教練機及F-5部訓機。

目前台灣空軍飛行員養成為「3階段、3機種」。分別是螺旋槳T-34「初級教練機」、AT-3「高級教練機」及F-5系列「部隊訓練機(部訓機)」,未來勇鷹服役後,原本「3階段3機種」飛行員訓練將精進為「3階段2機種」。

具大學教授資格,曾是F-104星式戰鬥機、RF-104始安偵察機飛行員的張延廷指出,F-5、AT-3至少是30年前的飛機,相對於勇鷹的全數位化座艙,F-5及AT-3還是傳統類比式飛行儀表;也因為勇鷹的全數位化,未來飛行員受訓完畢銜接F-16V(Blk70)時,可收無縫接軌之效,節省訓練成本。

張延廷指出,勇鷹高教機也能達到平戰結合、平戰轉換、平戰一體的功能。勇鷹有預留對地、對海的作戰空間,在作戰情況下可以擔負戰備,並進入作戰序列;現行AT-3並不具備平戰結合的能力,但勇鷹有火控、跨載及導引系統,「這是一個很好的設計」。

外界相當好奇,台灣自研發經國號IDF戰機後,戰機研發已停滯數十年,為何此次在短短的3年內成功研製高教機。

張延廷解釋,雖然台灣近年未研發戰機,但漢翔仍為IDF進行約30年的後勤保養維護,科技及修護能量持續不中斷,且IDF為「戰機」,若有戰機製造的經驗,只要在短時間內完成各項系統、廠商整合,相信打造教練機並不是一件太困難的事情。

考量戰機軍購來源、維繫國內航太工業持續發展等因素,張延廷也提醒,漢翔在2026年完成66架勇鷹機研製後,因IDF戰機已快達到服役40年壽限,屆時應接續打造新一代國造戰機,以利汰換IDF戰機。

「勇鷹」從2017年開工起創造了1200個工作職缺,新台幣668億元的經費中,超過一半377億元的訂單留在台灣,預計在2021年還會再增加800個工作機會。其中飛控、航電軟體都是百分之百自行掌握,撰寫出超過100萬行的軟體程式,構改的最大特色就是大量使用複合材料,包括新的座艙、新的電子零件都是IDF時代所沒有,展現台灣航太在「國防航太技術」、「提升國內航太產業」及「培植國內航太人才」的三大進步。

針對潛在的經濟效益,國防安全研究學者蘇紫雲受訪時分析,依國際市場調查,至西元2030年全球具有約400架高教機需求、約70億美元產值,具備多任務彈性的勇鷹高教機,即使在外交困境中,若能更細膩地與成熟國際大廠合作,將有機會投入國際市場,創造更多產值。

他也認為,勇鷹為亞音速教練機、具有平戰轉換功能,因此可在取得盟友國家理解、不影響區域平衡的前提下,結合「政府開發協作」(ODA)模式外銷給邦交國,主要效益為軍備具有長久的後勤保養維護需求,有助穩固邦誼,且政府貸款採逐年返還方式,等同拓展市場兼顧外交,也延續重要且寶貴的研發團隊。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