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暴政」趁武漢肺炎深入藏區 藏寺院點油燈呼應李文亮

  • 時間:2020-06-08 14:59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許銘洲
達賴喇嘛提醒世人,人類皆有所恐懼,卻也擁有一些共通希望。(作者提供)

西藏精神領袖第十三世達賴喇嘛今年4月間,曾在美國〈時代〉(time)雜誌,發表一篇關於,人類對抗武漢肺炎疫病,需要善用同情心,彼此扶持合作的專文;相較而言,中共則運用「最壞時代,就是最好機會」的鬥爭哲學,繼續打擊中國境內的西藏同胞,摧殘藏人的宗教自由。兩相對照之下,中共的兇殘面目,愈加彰顯。達賴喇嘛提醒世人,人類皆有所恐懼,尤其面對像冠狀病毒所帶來諸多不確定未來,卻也擁有一些共通希望。他提醒,人們應該在情感上解除對彼此的敵意武裝,透過對話,尋求一條建設性願景的共通坦途。

跟達賴喇嘛的雍容大度比起來,這次新冠疫情期間,中共更變本加厲,壓制藏人言論自由,例如有藏人在社群媒體表達見解提到:「沒有人在這片土地上是安全的」(並沒有明言這片土地,是指中國),結果遭羈押長達8天;還有人在社群媒體,發送禱告訊息支持達賴喇嘛,結果卻被關起來。

美媒〈外交官〉(The Diplomat)報導指出,就在疫情期間4月1日,一批政府官員抵達西藏自治區東部康區,昌都市下屬芒康縣(Markham)一處鄉間偏僻名為朗迪(Langdi)修道寺院,一處延伸小工程進行視察,該項微不足道僧舍擴建,只為了容納區區約16位僧人住宿之用,卻引來藏區官員們的大動作會勘;僅管該僧舍,是採取最為簡陋,完全透過當地人集體勞動,所完成的傳統風格夯土屋(譯註:即類似台灣鄉下早年以黏土做為建材的「土角厝」)。而且區區16人的僧舍,絕無人滿為患,造成安全隱憂之虞,但是中共說不准就是不准。

從佛寺遭強拆,到中共官員大喇喇接管亞青寺

會勘之後,該項僧舍擴建,並未得到許可。隔天,警方下令推土機、怪手,將已經蓋好的16人僧舍夷為平地。拆除當天,朗迪寺院住持,對於警方的強拆,表達上訴觀點,要求暫緩,結果卻遭到毆打,並受到警告,如打算繼續抗議下去,警方揚言將住持,以及2位僧人通通送進監獄。

拆除之前,一份從西藏「秘密寄出」的影音檔流傳開來,(報導之所用「秘密寄出」這4個字。究其原因,在監控嚴厲的藏區,傳播這類影音,將冒著極大危險)。影片內容呈現,當地人在建造僧舍時,於建築物上頭工作時的哼歌情景。那個容納16位僧侶的房舍,緊貼於修道寺院一處峭壁底下,僧舍旁邊是個樹木茂密的山坡地。寺院上面插有2面中共五星國旗,這對西藏的寺廟來說,是必然不可缺少的畫面。僧舍另一旁則插有,1面書寫著藏文的祈求幡旗,同樣在微風中飄揚著。現在,這家位於藏東康區芒康縣的朗迪(Langdi)修道寺院空無一人,所有僧人都已被迫離去,不能在這個僻靜處所修行。

在康區人數低於20人的微型修道寺院,總共有18個,他們的存活攸關著藏人宗教、文化命脈的延續,中共亟欲摧之而後快,始終將其存在視為眼中釘、身上芒刺,中共也將藏人宗教組織視為「戰鬥前線」、「立即對抗戰區」,因此被歸類為「分離主義大本營」。同樣位於康區的佛教寺院,較廣為人知者,包括有位於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色達縣下轄的洛若鎮。鎮內有被稱為「世界上最大佛學院」的色達喇榮寺五明佛學院。該佛學院學生人數,在2017年遭到鎮壓之前,一度多達5萬多人,滿山遍野的修行人紅色小木房,引人矚目,蔚為奇觀。


色達喇榮寺五明佛學院,攝於2014年6月。2017年遭中國政府鎮壓整肅。(BODHICITTA / CC BY 2.0)

另一處重鎮是康區甘孜自治州白玉縣的亞青寺,1985年始建。2017年遭鎮壓之前,約有逾萬名僧尼在此修行,2017年年初鎮壓之際,規定亞青寺的修行者不能超過4700人,後來5月間,中共撕毀承諾,變本加厲,把當時剩下的3500名僧尼全部驅逐趕走,並調派600名中共官員接管亞青寺,把這家佛寺,納為中共得以嚴密「看守」的私人財產。

把僧尼關進政治再教育營

自由亞洲電臺(RFA)與故鄉網(phayul)報導指出,喇榮寺五明佛學院跟亞青寺這2處佛教教育中心學員,遭整肅學佛者被迫離去之後,共有成千上萬的僧尼被警方送進「政治再教育營」,而且離開教育營之後,不准再重返寺院。住在教育營期間,他們面臨刑求,手機遭沒收與外界失去聯繫。人們被迫每日都要透過指控達賴喇嘛,來檢討,並進行自我反省,而且要例行性背誦中共政治宣傳口號,著軍裝高唱紅歌。

〈外交官〉(The Diplomat)報導指出,連像朗迪修院這類人數只有16的微弱寺院,都被視為除之而後快的整肅對象;顯示中共對藏區佛教的存在,高度不安。報導也指出,這類小修院遭到摧毀,給藏人帶來心靈情感的灼熱痛楚;因為藏人連個學習、傳播宗教經文,以及沈思默想的去處,都逐一遭除滅。事實上,朗迪修院蓋容納16人的僧舍,每1間的空間都極為侷促,只能放置個人的宗教經文,以及傳統藏人食物糌粑  (即青稞製成,炒熟的麵粉)。所剩無幾的空間,就僅容一人的臥榻之處。

〈自由亞洲電台〉(RFA)一篇2019年報導指出,2017-2018年間,四川甘孜藏區洛若鎮的學佛者,至少約有4800人,遭到驅逐。當地打從2001年起至2019年間,共有超過7千處學佛者居所遭強拆。這完全是政治性掃蕩作為,目的為了控制藏傳佛教的力量,甚至還把成千上萬學佛者,送進再教育營。


〈自由亞洲電台〉報導針對學佛者的政治性掃蕩作為(資料畫面/RFA官網)

新冠疫情 續推鐵腕鎮壓 東廠化」情搜行動

媒體〈外交官〉,引述美國跨黨派的國際宗教自由委員會(International Religious Freedom),主席丹增.多吉(Tenzin Dorjee)的看法指出,中共對於藏區自由空間限縮,情況糟糕透了,而且越變越壞。對於地處偏遠的朗迪寺院一處16位僧人的小小居所,中共都勞師動眾,派出推土機將其敉平,顯見中共在武漢肺炎期間,仍熱衷於,入侵藏人的宗教祈禱與私人生活領域,類似的種種嚴控「鐵柵」(iron grid)模式,在新疆、西藏皆隨處可見。中央並計畫派出百萬警力,透過「1對10比率」人員部署來監控千萬個藏人家庭,進行「東廠化」眼線情搜。

自由亞洲電台(RFA)5月間報導,引述法國知名藏學家卡及亞.布菲特麗耶(katia Buffetrille) ,一篇名為:『習近平,新冠病毒與西藏人』的文章提到。新冠疫情讓中國躍昇為全球輿論焦點之際,中國主席習近平對包括西藏在內的中國少數民族的同化以及鎮壓政策,卻從未停止。習近平依然故我,推進西藏的鐵腕鎮壓。


中共種種嚴控在新疆、西藏皆隨處可見。圖為新疆公安警察/作者提供

推動西藏語言文化,愛戴達賴喇嘛,都算必須遏阻的分離意識

3月份是西藏敏感月份,3月10日是1959年西藏起義紀念日,中共當局在疫情全國封鎖的背景下,依然在西藏舉行閱兵式。此外,5月1日開始在藏區實施「民族團結法」,該法令責令西藏地區的所有組織單位,包括企業、學校、村莊都必須共同努力促進民族團結,促進藏漢通婚,反對分裂主義。至於分裂主義的內容,則包羅萬象,包括「推動西藏語言文化」,以及「愛戴達賴喇嘛」,都算是分離主義。

天主教聯盟亞洲新聞社(UCA news)引述國際聲援西藏運動(International Campaign for Tibet)組織的看法指出,中共透過民族團結法的實施,意圖分化、支解藏人文化純度;西藏民族之所以能繼續存在,正因為其文化與傳統能夠長期維繫下來,不受破壞。51開始實施的民族團結法,則是中共推廣中國人中心化政策元素,進入藏人家庭、社區組織。而且,官方有權力強制要求將中國人文化元素,帶到學校、社區。該法案,還鼓勵民眾成為眼線告密者,舉報沒有遵照官方規定辦理的單位,讓中共官方得以插手、干預。

該團結法原名為《西藏自治區民族團結進步模範區創建條例》,內容宣稱:西藏自古以來就是偉大祖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各民族都是中華民族大家庭的重要成員。民族團結是各族人民的生命線,維護祖國統一,加強民族團結,旗幟鮮明反對分裂,是各族人民的共同責任和義務。

藏人流亡政府,位於印度達蘭薩拉的藏人行政中央,其駐澳洲辦事處華人聯絡官格桑堅參接受西藏之聲(Voice of Tibet)採訪時批評,西藏自治區剛在51實施的團結法,是臭名昭彰的國安條例頒佈以後的又一大惡法。

他指出,雖然該法其美名為民族團結,實則是一部民族歧視、民族差區別對待。破壞民族團結、打壓西藏民族,完全違背中國憲法精神的惡法;是中共當局在西藏的惡政,用法律的形式將其合法化的惡劣手段!

西藏成為民族團結模範區,是赤裸裸的「民族同化政策」


中國政府在藏區實施「民族團結法」,分化、支解藏人文化純度。 (billow926/unsplash)

格桑堅參還指出,所謂的打造西藏成為「民族團結模範區」,就是藏人必須要認同自己是中華民族、自己的文化是中華文化,否則就是分裂分子,將受到嚴懲。然而,相對而言,此一法律對漢民族沒有任何約束,甚至將「漢藏通婚」納為有助民族團結,是個考核政績的標準;形同赤裸裸的「民族同化政策」,遭到中國化染指的西藏民族未來前景堪憂。

法國藏學家布菲特麗耶還提到,多年來藏語教學不斷受到打擊。中國在1992年提出藏區的雙語教學,並未明確藏語教學的比例;實際上,藏語教學越來越遭邊緣化,甚至成為類似英語的外國語,而對許多學生來說,藏語是他們的母語。在安多等藏語保留得最完整的地區,今年4月,當局宣佈學校教育一律使用漢語。在拉薩,即使是幼稚園的孩子都必須學習漢語,根據官方公佈的數字,藏人在藏區的人口比例占92%。對北京來說,最理想的是有一天,藏人孩子無法用藏語與跟父母交流。屆時,西藏文化、歷史就自然而然地消失了。

媒體〈外交官〉指出,武漢民眾在恐慌疫情高峰期,被要求要對國家主席習近平到訪表達感恩的「正能量」;類似的錯亂情況,也出現在藏區,當4月間地處青藏高原安多區(Amdo)阿壩縣(Ngaba),在疫情緩和下來,重新開學之際,學生們被教導要「愛中國」,並且要「效忠共產黨」(極其諷刺的是,安多區從2009年以來,是率先帶動藏人自焚風潮的先鋒區,總計帶動藏區自焚人數多達156起)。中國官員還進一步表示,從現在開始,藏區課堂,將全面採用「中文」教學;至於藏語,將只在特殊語言課程才會使用到,就像英語課一樣。

藏人作家唯色,一語道破她在武漢肺炎陰影之下的內心沈重焦慮,她提到「避免發表言論,遠比避開疫情病毒更重要」。武肺期間,她一再告誡提醒自己,不要把達賴喇嘛、香港,以及流行傳染病等3個問題字詞,說出口,以免中共安全人員找上門,惹禍上身。唯色的長詩時疫三行詩前3句內容如此寫道:「沒有一個地方不淪陷/沒有一種瘟疫不可怖/不,更有他疫遠甚於此疫」,此疫即影射中共「暴政」。

〈外交官〉報導解釋指出,中國長期以來,將藏人尊奉達賴喇嘛為精神領袖,以及藏人向來秉持的和平宗教認同,一概視之為「危險病毒」。在中共暗黑,以及高壓勢力,包覆之下,藏人多半時候會選擇噤聲沈默;至於活力、團結形象,也往往亦能瞥見,偶爾閃出亮光,比如像偏遠地區朗迪修道寺院這次遭強拆所激起的抗爭,或是武漢肺炎期間,人們可以在社群媒體上,看到一些不知名的藏區寺院,點起盞盞黃油燈,為武漢病毒揭密吹號人李文亮醫師,表達追思與敬意。

新聞引據:Time, the Diplomat, uca news, phayul, RFA, 國際聲援西藏運動, 西藏之聲

 作者》許銘洲 專欄作家、資深編譯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