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華醫師:面對共同魔鬼欺壓 香港與新疆成了難兄難弟

  • 時間:2020-05-25 16:16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安華醫師:面對共同魔鬼欺壓 香港與新疆成了難兄難弟。(網路圖片)

香港新疆這兩個毫不相關的名字被連到了一起。那並不是因為新疆與香港有什麼血緣關係,或者利益關係,而是由於被共同的魔鬼欺壓而使得他們名字被聯繫在一起,共同出現在媒體及各國首腦們的口中。

新疆與香港地處中國的兩個極端,都在邊境上。海運發達之前,東西貿易是走陸路,新疆正好處在這條貿易路線上,這就是我們現代人所謂的「古絲綢之路」。當時的人們並不知道這條路叫做「絲綢之路」,「絲綢之路」這個名字是被德國旅行家斐迪南·馮·裡希霍芬1877年寫在他出版的地圖集中而得名,而這條路的產生是沿線各君主制國家共同促進經貿的產物。新疆之所以成為「絲綢之路」必經之地是因為新疆是唯一一個能在冬天也能通行、不至於被凍死的區域。新疆以北是大西伯利亞,冬天冰凍三尺,無法旅行,新疆以南則是圖博高原,冬天同樣會被凍僵。只有新疆氣候冬天適宜,因此這裏便成了各個帝國必爭之地。清朝也不例外,1876年左宗棠率兵,在英國的HSBC 銀行的資金和俄羅斯的物質援助下打敗了當時的牙古柏,吞併了東突厥斯坦並重新命名為新疆。對此,乾隆曾特別註明:征服新疆的不是「中國」而是他,乾隆(Emperor Qianlong, by Mark C. Elliott, P98)。

香港那時只是一個海邊的漁村,由於沒有人從海上這個天然屏障遠征而來,因此不被關注。所以,當英帝國從海上襲來時,清王朝就把最落後、不想要的漁村於1842年割讓給英國人。這也顯示當時的統治者的思維,他們的眼光還是留在大陸上。

歷史轉折點 香港與新疆命運大不同

正是在這個時期,帝國從陸上轉移到海上,誰統治了海洋誰就擁有了世界。而新疆則是從遠古的一個歐亞帝國兵家必爭之地變成美中俄地緣政治的角逐場域。無休無止的戰亂導致當地人民(當時還沒有維吾爾族這個名稱)躲進小樓成一統,哪管蘇俄或中共。以致於英國作家德米特裡·查理斯·卡瓦納·德·布爾格曾這樣描述當地人民:「他們是一群最可憐的人,就像為了躲避災難而躲進洞穴的動物一樣,對任何人或事物都屈從」(The Life of Yakoob Beg; Demetrius Charles Kavanagh De Boulger 1923. )。就這樣,維族人躲進了洞穴,而香港人卻因禍得福,作為英帝國的殖民地趕上了這個世界文明的火車,進入了文明社會。

隨著時間的流逝,新疆從昔日的交通要塞成了中國共產黨的後院,當地人民被圈在高高的院牆裡面,而香港卻成了中國看外國的,和外國看中國的窗口。香港人盡情地享受著民主的制度和自由的環境,是中國經濟發展的車頭,沒有反抗中共,因為與他們無關,直到這塊土地被送給中共。而新疆人是生活在十八層地獄裡的奴隸,連這個火車的車尾都趕不上,因為,他們被徹底拋在一邊,中國大陸上發生的經濟騰飛與他們無關。他們腳下豐富的資源提供了中國經濟騰飛的動力。他們的土地也成了一個巨大的露天試驗場,中共在他們頭上爆炸原子彈,從他們腳下挖走石油,他們仍然像往常一樣屈從,沒有怨言,也沒有反抗,因為他們太軟弱。直到西方國家對中共的綏靖政策導致中共的自我感覺膨脹。

從民族主義到中國夢 新疆與香港同遭輾壓

美國學者威廉·杜蘭特在他的「文明的故事」套書中說:「文明會在和平中產生,在自由中成長,在混亂中滅亡」。跟文明正好相反,中共在混亂中出生,在獨裁中長大,一定會在文明與秩序中消亡,因此,中共會不惜一切代價來維持混亂。經過半個多世紀,中共還是沒有從暴力革命的政治思想中解脫出來。由於中共革命的需要,製造無休止的政治鬥爭,階級鬥爭及種族局勢緊張等等,都是中共為了維持它的統治而採用的方法。維吾爾這個話題就是這種統治的一個部分,它是中共為轉移民眾注意力而打的一張民族主義牌。

過度的自信使得中共看著新疆和香港這兩個地方都不順眼。要實現中國夢,就要消除異議份子,看著在新疆有一群不是漢族的人,中共自我感覺不好,最快的辦法就是強迫漢化,結果,成千上萬的維族人進了集中營。而香港人的自由也被視為實現中國夢的絆腳石,於是,繼港人「反送中」抗爭之後,北京中央又祭出了港版國安法,企圖進一步遏制港人的反抗力量。一個多世紀來不計其數的大陸逃亡者告訴香港原住民太多有關中共極其醜陋的故事,加上新疆的現狀使得他們拼死也不願意生活在黑暗裡,這才有了新疆香港這兩個不相關的名詞被連在一起的局面。最終引起了國際社會的關注,新疆人的苦難開始被廣泛傳播。

如果香港淪陷 維吾爾人將從地球消失

中國共產黨的最高準則是維持黨的領導,為此,要不惜一切代價。他們可以在50年代末不惜餓死近五千萬人來維持黨的面子,那麼,在香港問題上,代價又會是多大?如果說新疆問題並沒有牽扯西方國家太多的利益,而沒有發聲的話,在香港,有太多西方國家的利益,他們有沒有足夠膽量來維護自己的利益呢?對中共而言,「我是流氓我怕誰」的嘴臉和沒有底線就是底線的策略,會否讓西方國家望而卻步?香港新疆問題成了現代文明與中共邪惡勢力交手的主戰場,鹿死誰手,拭目以待。如果香港淪陷,維吾爾人將從這個地球上被抹去。

作者》安華托帝(Enver Tohti Bughda) 原為烏魯木齊鐵路局中心醫院腫瘤外科醫師,因為和BBC一起拍攝紀錄片、揭露中共在新疆核爆引發居民罹癌與畸形兒童問題,被迫於1999年流亡英國,此後長期為維族人權議題在國際發聲。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