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師被洗臉還是陸生被歧視?學者:應從中原大學事件思考「教育統戰」影響

  • 時間:2020-05-15 11:26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中原大學招姓教授事件引發爭議 (CNA/Rti影像處理)

近日,中原大學招姓教授被中國學生(以下簡稱中生)投訴上課時口出歧視性語言,要求學校必須懲治這位老師,更語帶威脅表示若學校輕放,他將會採取私下了結的作法,聽得多麼咋舌的威脅。可悲的是,校方高層卻言聽計從,處理態度讓人相當驚嘆,不但批評招姓教授自稱「中華民國台灣教授」是缺乏智慧,甚至警告考慮將他送進倫理委員會處置,一場學術巨塔的戲碼真實呈現。

過不久,該中生接受中國官方媒體的採訪,大吐自己被歧視言語的傷害,愛國玻璃心一覽無遺;無獨有偶,北京國台辦隨後對外發表看法,批評台灣政府無視招姓教授教學事故,任由老師在大學殿堂汙衊中國,指稱這是一種「反中仇中的黑保護傘」,中共的「顫聲」讓中生有了底氣,也給了台灣的大學起了示範,表明「北京已經關注了此事件」的態度,亮劍的氣勢看誰敢接招。

學校公然洗臉老師 做法不符合比例

事件發展至今,一場教學風波快速導入了兩岸政治矛盾的漩渦裡,中方主導帶風向的意圖相當明顯,讓情勢變得詭譎複雜,政治算計更是意有所指。只是,北京何需如此大動作,甚至直接點名批判、對台灣的大學教育指手畫腳?仔細回想,從中生的委屈到北京的盛怒,再把校方高層的處置態度進行比對,這恐怕不是一個單純的教學事件。

試圖回顧整件事件發展過程,招姓教授的教學方式或許可受公評,但校方一昧袒護「一位中生」的態度,忽略了廣大台灣學生對授課內容的反應,執意要求招姓教授在遠距教學的視頻道歉,「洗臉校內老師」是為了對應那位中生的控訴?難道沒有更好的方式來解決?顯然校方放棄了「師生溝通」的渠道,做法不但不符合比例,更讓大學教學自主、講學自由的精神斷然無存。

諷刺的是,從國台辦的大肆批評便可理解校方的態度,校方的顧慮有其箇中原由,有論者認為是為了中生的員額,畢竟在當前少子化的環境下,中生正好可以解決生源的缺口;然而,這恐忽略了底里深情。淺表而言,中生的就讀當然攸關著學校的收入,但實際上僧多粥少,學校能獲得的分配其實也不多,直言之,開放中生來台至今,兩岸學術交流早已出現質變,中生糖衣的背後其實裹著中共備好的政治毒藥。

31項對台政策 擺明對準口乾舌燥的大學

其實,政治毒藥在哪?中共在2018年2月推出的31條「關於促進兩岸經濟文化交流合作的若干措施」(俗稱31條對台政策)便已展露無遺,而其中的第3條更指出「台灣科研機構、高等學校可牽頭或參與國家重點研發計劃項目申報,享受與大陸科研機構、高等學校、企業同等政策」,以及第14、15條開放台灣專業人才可以申請參與「千人計劃」、申報國家自科、社科等各類基金補貼。

持平而論,「31條對台政策」是相當針對性的政策,其無非就是對症下藥,直接對準部分口乾舌燥的台灣高校,這些金援對經營不善的學校而言,是相當具有吸引力的措施,可以補足焦渴難忍的財務缺口,對一些招生不足的學校來說,與其窮忙於招生與解聘的窘境,還不如爭取補貼更是輕而易舉,只要講出那政治正確的通關密語,不但有中生來就讀繳學費,還可以拿到充沛的「研究經費」,甚至建立私人關係換得赴中發展的機會。

「中生員額」就是中共為這些學校戴上的緊箍咒。對台灣某些大學而言,不去探索更多元的外籍生源,依賴看似便捷的不歸路,看中的便是要對接「31條對台政策」;然而,這猶如飲鶴止渴般讓學術清白深陷「政治統戰」的陷阱,當學校過度依賴來自中國的資源,早有大學副校長上中共官方電視台來表示忠誠了,如今,又有其它大學高層以學術規則威脅台灣教授,這也就小巫見大巫、見怪不怪。

對招姓教授開刀 發揮殺雞儆猴的效果!?

政治的毒藥總是現實,總是讓你忘卻了你腳下踏著的是學術自由的土攘,享受了權力與利益之後,「擋人財路如殺人父母」的怒氣,讓早已深根的財閥思維不小心在學閥的身段上顯露而出。這正是這位招姓教授所面對的現實情境,可預見的未來,排山而來的泥巴戰將迎他而去,起底抹黑來懲罰所犯下的政治錯誤,就如那位中生所說的「他會以所理解的方式私下了結」,這不就是中共最典型的威脅利誘手段嗎?!

中原招師是殺雞儆猴的開始?下一個招姓教授會出現嗎?這恐怕不是不可能。如果會,所有的台灣教授都要小心,課堂裡的「某類中生」記錄著你的一言一行,誰敢在課堂上批評中共與中國的不是,甚至口出「我是中華民國(台灣)的教授」,那麼學校恐怕會是那個影武者的打手,誰叫你還要批評學校的金主。不得不說,中共滲透台灣高等教育的手段愈來愈多,這對大學發展不是件好事!

作者》吳瑟致 大學兼任助理教授、兩岸政策協會研究員


 延伸閱讀 
【學者:中國用資源和強勢論述去主導國際合作】
【回台意願都很強烈!赴大陸任教老師:難以適應得配合黨政策做研究】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