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戰狼式外交」走到盡頭 學者:比大小靠的不是叫囂而是文明

  • 時間:2020-04-16 14:21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中方外交戰狼,趙立堅、崔天凱和胡錫進近日話風突變 (資料照/Twitter)

一、戰狼何以變成寵物羊?

國際媒體近期熱議的話題是,外交三戰狼近日話風突變,中方三位主要人物,趙立堅、崔天凱和胡錫進在推特上也同時變臉,不但刪除美軍是零號病人的推文,強調美中合作對抗疫情,還說煽動美中衝突的人將受到歷史譴責。從過去的咄咄逼人,揚目劍出銷,變成溫和求同,積極宣導全世界要聯手戰勝病毒。

這是黨中央按下暫停鍵?還是中共的 「戰狼外交」從此要轉型到和平軌道上?

中共外交戰狼變臉,直接原因是一個:3月26日,中共最高領導人習近平要出席G20領袖會議,應對新冠肺炎特別峰會(網路視訊),美國總統川普已然升級了對中共控制疫情公開資訊的指責,並將病毒名之為「中國病毒」,美國主流社會也更加激烈指責中共不負責任的行為,引發了美國病情災難性擴散,外交事態升級,皆由中共外交戰狼引發。

如此情勢下,應該是習近平親自按下了暫停鍵,這批外交戰狼立即變成了寵物羊,在世界面前裝親善使者,原來,外交戰狼實為外交狼犬,既具狼性,又有犬性,訓練有素,可以像川劇變臉一樣,隨時變換面孔,同樣的事態,即可以怒目以懟,也可以面沐春風,一切皆聽黨中央的指令。


「外交戰狼」聽從中共黨中央指令。

中國境內知情者在朋友圈裡一篇表述,道出實情:此次刹車,是高層根據形勢作出的重要決策,決不是憤青們想像的什麼發言人「主動出擊」的結果。中宣部緊急約見各主流媒體,通知刹車。

隨著疫情在全球爆發,死亡越來越多,各國民眾及政府,怨恨情緒迅速增長聚集。雖然病毒發源地未定,但疫情源起武漢,因初期應對不當(外媒抓住如湖北地方官隱瞞,李文亮訓誡……)造成疫情暴發,延燒到全中國乃至於全世界,這一基本事實過程,並無爭議。世界這股怨氣,正在逐步往中國武漢彙集。中國駐各國使領館,也報告了排華、反華的趨勢和事件。所持的理由在於,中國尚處於貿易戰中,再加上疫情打擊中國經濟,此刻一旦再被孤立,那麼形勢就難以估計了。所以,目前集中精力做危機攻(公)關。比如宣傳部門降低聲量力道,改採主動聯繫援助各國,強調國際合作……。

由此可見,戰狼外交被緊急叫停,完全是中共基於現實狀況作出的應急對策,戰狼的狂犬病症會不會定期發作,有待觀察。

二、戰狼外交回顧與分析

習當政之後的戰狼外交話風,始於外交部長王毅在2016年6月1日的一番話,當時,一名加拿大女記者就銅鑼灣書商接二連三失蹤事件,追問訪加的王毅如何看中國人權問題時,王毅狼性畢露,手指記者反問:「你去過中國嗎?」「知道中國從一窮二白,幫助六億擺脫貧困嗎?」「知道中國人均8000美元的第二大經濟體嗎?」「知道中國把保護人權列入到憲法當中了嗎?」

典型的狼性狂燥、強辭奪理,銅鑼灣事件是中共公然破壞一國兩制的行為,侵犯香港媒體出版人的基本人權,這與記者去沒有去中國內地無關,更與中共有沒有幫助六億中國人擺脫貧困這個偽命題無關,連珠炮似的一系列對記者的追問,完全改換了主題,外交部部長立即化身中宣部長的角色,通過宏大的政治敘事,來掩蓋中共非常具體的侵犯人權的個案。


中國外交部長王毅、香港銅鑼灣書店前店長林榮基、瑞典籍香港銅鑼灣書店股東桂民海(資料照)

中共不允許大陸人在臉書與推特上發言、議政,但卻在強化中共官方媒體與外交官通過臉書與推特註冊,搶佔國際網路話語權,英國廣播公司(BBC)發表的《中國外交官的2019推特「元年」,行文風格酷似川普》一文介紹,中國外交界系統2019年新增推特帳號有32個,而在之前7年總計只有23個。

為什麼會如此呢?2018-2019年,中共更主動出擊,扛旗一帶一路之後,又開始宣導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幾乎同一時間點,突遭各種困局:中美貿易戰、華為遭美國打壓、香港修例風波,新疆再教育營…等問題,中共認為遭到國際媒體抹黑,所以奮力反擊、火力全開,外交戰狼一齊出動,外交語言也是充滿火藥味,劍指美國。

2019年11月27日,耿爽就美國駐德國大使格雷內爾(Richard Grenell)稱「中美在道德上無法相提並論」的言論進行回擊,強調中國始終維護和平,促進發展,堅守道義;反觀美國卻損人利已,唯我獨尊,背信棄義。

2019年12月11日,在談及華為與丹麥法羅群島簽署5G協議中的美國因素,華春瑩質問提問題的記者:「美國可以滿世界抹黑、攻擊、打壓中國,而我們連名字都不可以提,更不能還嘴……我告訴你,這樣的時代一去不復返了!」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耿爽(左)華春瑩(右)(資料照)

外交戰狼對美國更多是話語回擊,但對其它國家卻完全是經濟戰的恫嚇方式:據德國電視一台報導,德國聯邦議會如果頒發法律,禁止華為參與德國5G建設,中國領導層不會無動於衷。德媒何出此言?緣由是今年1月5日,中國駐柏林大使館負責經濟商務的外交官王衛東,曾對中國媒體《環球時報》稱:如果排除華為,德國在華企業將承擔後果。

當然,最具「侵略性」甚至挑釁意味的戰狼語言,是趙立堅通過推特等媒體發出的,直接追問,零號新冠狀病毒病人是不是美國參加武漢軍運會的軍人。它不僅引發美國主流社會的激烈反應,美國總統川普更是直接強調「中國病毒」,強調病源在中國、在武漢。

物極必反,中共戰狼外交2019-2020年初,達到極致,但無力持續,中共高層應該意識到如此極端語言,只會引發國際社會對中共當權者更多的反感與不滿,甚至造成更強力的反制,逞口舌之快,反而因言惹禍,引火上身,解決不了中共「挨駡」的困局。中共的反民主反自由的政制,制度根源上註定了它與文明世界的敵對、緊張關係,這是中共的宿命,外交戰狼只能偶爾引喉叫囂,國家間的博弈較量,最終不僅要靠實力說話,更靠文明度來提升國際形象。

作者》吳祚來  專欄作家,獨立學者,八九六四最後一批撤離廣場,原中國藝術研究院雜誌社社長,因零八憲章第一批簽名被免職,現居美國。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