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真相與追責,如何告慰逝者?公祭疫難只是中共的一場政治表演

  • 時間:2020-04-06 13:51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武漢肺炎疫情延燒全球,中共企圖藉悼念儀式洗白自身掩飾疫情的責任,可是,這畢竟只是中共的宣傳招數。資料畫面,取材pixabay

週六(4月4日)是中國國務院決定舉行全國性哀悼活動,悼念抗擊新冠肺炎(武漢肺炎,COVID-19)犧牲的烈士及民眾。似乎要給武漢病毒引發的疫難劃一個句號,也想證明中共高層是一個有同情心、有人文關懷的領導集體。

但有更多的網友追悼的不僅是蒙疫難而逝去生命的人們,還有“404”這樣一個封殺言論的網路符號,病毒也許是自然生成或人為洩漏,但疫情如造成如此巨大的災難性後果,完全是中共隱瞞真相造成的。吹哨人李文亮被警方非法拘審,中共只是派出一個監察小組前往武漢進行調查,並聲稱要“一查到底”,結果是網友一句話就洞穿了中共的「天機」:一查到底,是查到底層,而不是一查到頂。決定隱瞞真相的不是地方員警,而是中共最高領導決策層或一尊。底層員警的維穩禁言是習慣性的,動輒拘審民眾並嚴厲訓誡,從來不會受到調查或處理,這次拘審吹哨人李文亮引起國際國內強烈反響,所以中共上層要做做樣子,結果還是舉起的錘子很大,砸下去的時候輕柔,最終以追授李文亮為「烈士」對公眾進行安撫。

真相不彰 何以告慰冤魂

無論是國際社會還是國內民眾,都希望看到病毒來源的真相,武漢病毒研究所先是把病源確定在海鮮市場,然後又把視點引到雲南蝙蝠,並認為穿山甲是中介宿主,現在呢,他們又在在武漢感染新冠狀病毒的貓身上找線索了。更具公信力的世衛組織專家組與美國派出的專家組,無法靠近病源發生地武漢,所以,中共在病毒源上無論怎樣出現怎樣的說法,都無法令人聽信。

沒有真相,無法追責,更無法告慰因疫難逝去的人們。

如同中共在天安門廣場英雄紀念碑上所寫的紀念雄文,空洞宏大,紀念碑上看不見一個真實的人名,這次中共領導人的象徵性悼念,人們看到的只是亮相的領導人在表演,而那些真正的疫難者的名字,卻永遠成謎,不僅成謎,他們的親人們想得到真正的骨灰都成為難題。中共如果真誠紀念因疫難中的逝者,就應該像美國紀念911那樣,在武漢與全國各地,建立紀念碑,把那些蒙難的人們名字銘刻在石頭或青銅牆上,永誌紀念。

知名時評家笑蜀在臉書上寫道:

真相不彰,何以告慰冤魂
哨聲不滅,何須汽笛悲鳴
反思無力,何談慎終追遠
權力本位,何來生命至尊
生命不尊,何來中華復興

民間敘事撕破中共虛假宣傳

對武漢疫情的擴散追責當然是奢談,中共在中國製造的苦難,包括給周邊國家製造的苦難,從來沒有過反思與懺悔,更不可能究責。但有一點完全不同了,人們通過民間社交媒體,通過翻牆方式,向世界傳遞真實的疫情,不僅有作家方方式的武漢日記,更有無數網友上傳自己的生活記錄與觀察,使武漢疫難變得真切,讓那些悲傷感同身受,與中共的哀悼表演形成強烈的對比。

請看推友李蔚[email protected] 四月五號發的帖子:

「今晚是春節後第一次與武漢表姐通上話。她曾患上新冠肺炎,不過症狀較輕。 2020年2月18日,表姐夫因新冠肺炎去世,年僅50出頭。表姐夫的侄女比他還早去世,年僅24歲。 表姐還沒有去領表姐夫的骨灰,諸多困難和問題沒有解決。他們兩口子的醫藥費和部分自費藥花了3萬多。表姐的墓地打7折仍需付8萬多。」

而新浪網首條今天(北京時間四月六日)新聞卻如此報導:《戰「疫」中 習近平始終牽掛困難群眾》,底層百姓因疫難而造成了不幸之後,又面臨經濟困窘,習中央關心這些困窘中的人們,具體政策又是什麼呢,補貼方式又是如何?只有一個標題一句牽掛,這就是典型的「用新聞來解決黨關心困難群眾的問題」。

發給家屬的骨灰令人質疑 讓家屬不知如何安葬

國內自媒體還有網友揭露武漢有關部門向疫難家屬提供的骨灰是隨意分取的。從來沒有植牙的,親人在領取骨灰裡發現了義齒,體重輕一半的親人,骨灰居然還體重的親人還重一倍,領取的骨灰不能讓人相信,所以無法安葬,對逝去親人的家庭造成了又一層傷害。不僅如此,在領取骨灰時,還得向警方登記申請,由專人陪同,不得拍照與公開信息,以使逝者的資訊不至於公開於世,一旦像推友這樣公開,就可能洩露死亡人數的「秘密」。

中共高層只想通過一次國家悼念日,將因他們處置不當造成的巨大疫難,劃上句號,然後又重新開始號召人民為黨國貢獻,開始載歌載舞歌唱祖國強大,報導全世界抗疫不力,以喚起又一輪愛國熱潮。中共的洗腦與宣傳術,屢試不爽,製造了無數愛國粉,實則造就了一批批腦貧困患者。

作者》吳祚來  專欄作家,獨立學者,八九六四最後一批撤離廣場,原中國藝術研究院雜誌社社長,因零八憲章第一批簽名被免職,現居美國。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