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構華為的私人企業說詞 擁有最終控制權的只有中共

  • 時間:2020-03-16 15:17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華為(HUAWEI)企圖席捲全世界,對外宣稱股份屬於全體員工以降低各國疑慮,但旅英的民運學者邵江撰文戳破這樣的謊言。圖:PIXABAY

華為作為世界四大供應5G設備的跨國公司之一,正在試圖爭取歐洲國家許可在這些國家架設第五代網路設施。為了消除各國對引進華為設備存在安全隱患的疑慮,華為標榜自己為全體職員持有的私有企業。那麼華為公司的實質是什麼?

華為在接受外國媒體採訪時曾透露,華為在1987年由六位創始人集資創立的,每人出資3500元人民幣,現在除任正非外其他五位創始人都已離開了華為,但華為沒有說明他們的回報情況,或是否已經轉為華為股權,更沒有說明華為自成立伊始是否還有其他資金注入,這些資金是否轉為華為股權...?這些問題都關係到華為是不是一個名副其實的全體職員持有的公司。

華為到底怎麼來的?是全體員工的華為嗎?

根據華為公佈的資料,1990年華為在內部員工中以股權方式集資。1997年內部員工的股權變更成由華為工會代表託管股權。華為工會是中華全國總工會深圳分會的下屬,聽命於華為黨委的指令。由於華為工會是工商登記法人,每個職員從實有股權淪為名義股份。從廣東法院判決可以觀察到普通華為員工的名義股份實際是虛擬股份。

2003年,在華為工作十幾年的幾位華為工會會員,也是持股員工,他們以每股股權分配不等、兌現不公狀告華為公司。深圳中院和廣東高院判華為員工敗訴,其依據是華為工會是工商登記的法定持股主體,而華為工會會員並沒有直接進行工商登記,每個員工手中的股票與法律定義的股權不相同,因此員工不是股東,員工與公司僅僅是僱傭關係。這項法律判決充分顯示華為普通工會會員無權獲得工會持有的個人資產,因此華為不是由全體職員或華為工會會員持有的企業。

華為體現了中共對企業的最終控制權

華為工會持股會員個人無權直接獲取工會中其個人比例的資產,那麼誰可以代表工會持股呢?根據華為1998年完成的所謂《華為基本法》,只有華為持股員工代表會可以代表工會持股,但是持股員工代表會的代表同全國人大代表的功能一樣,只能舉手同意和簽字。持股員工代表會代表華為持股會員佔有98.9%股份,而對外公佈實名持有華為股權者只有任正非一人,他佔有1.01%的股份,但他卻在關鍵問題上有一票否決權。不過這種一票否決權也僅僅是表面現象,只有華為黨委依照上級黨組織的指令才能為其作出重大決策。

華為體現了中共對企業的最終控制權。從成立之初,華為就主動配合黨的領導,任正非以時任中共十二大代表的身份,借助自己轉業技術軍官背景以及在不同國營大型企業的關係網,迅速將華為打造成全球信息技術行業中成長最快的企業。華為成功的秘密在於榨取員工剩餘勞動價值,牟取高額利潤,定期強迫工人集體下崗,保持對企業的有效控制。例如2007年華為數千名超過十年工齡的職工被集體下崗。這種作法使華為有效地規避了《勞動法》中有關十年工齡的職工可以成為永久職工的規定。對接近十年的普通職工一次性買斷工齡已經成為華為運作的慣例,不同意公司安排的職工會受到懲罰。

員工的華為只是修辭 真正的命運是被榨乾遺棄

華為普通員工的狀況,正如他們自己概括的另版《華為基本法》:招聘985,工作996/007,下班120,維權404,離職251。招聘985是指華為要求應聘者必須是985工程重點大學的畢業生;工作996指普通員工工作時間每天早上9點上班,晚上9點下班,一周工作6天,對程式設計師(程序員)的要求是007,每天工作時間從中午12點到晚上零點,共十二小時,每週工作7天;下班120指超過一年以上連續工作無休假,打120送醫院搶救,這已經發生過數起普通員工過勞猝死;維權404是指員工維權無門路,各部門推諉;離職251,華為員工李洪元被下崗因補償金不足將華為公司告上法庭,結果反被非法關押了251天,與李洪元經歷類似,也有其他華為員工被投入過監獄。

雖然華為的普通員工收入比許多中國人高,但他們也不過是黨委、管理層和官方工會壓榨下的當代包身工(編按:類似奴隸待遇的工人),與其他普通的中國人處境沒有多大差別。華為宣稱100%由員工持有,如同中國憲法中工人階級領導的修辭,華為普通員工像數千萬工作數十年的國營工人被下崗和數億農民工一樣,被中國發展模式榨乾、遺棄。

作者》 邵江 1966年出生。北大數學系期間,是北大「民主沙龍」主要成員,八九民運爆發後成為北高聯常委,「六四」後被捕入獄十七個月。1997年輾轉流亡海外。為英國威斯敏斯特大學政治學博士,現居英國倫敦。2017年曾來台在中研院擔任訪問學者。是「華維藏團結會」發起人。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