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引爆習近平統治危機 疆藏民族反漢情緒快炸裂

  • 時間:2020-02-27 15:40
  • 新聞引據:、RFA,savetibet,Diplomat,日本時報
  • 撰稿編輯:許銘洲
新疆人和西藏人因為中國壓抑宗教信仰、傳染武漢肺炎,仇漢情緒已經快炸鍋。(圖:作者提供)

2019冠狀病毒疾病(COVID-19,nCoV),已擴散到新疆維吾爾自治區以及西藏,估計各有60多例,還傳出部分新疆的酒店,更淪為收容冠狀病毒肺炎患者的隔離場所。《自由亞洲電台》(RFA)2月6日曾報導,約有1.3萬名武漢民眾在1月23日封城之前便避難到新疆自治區,被懷疑是感染快速增加的原因,確切的感染途徑現成了中國官方不能公開的「國家機密」,卻已讓少數民族則升高對漢民族的怒火,加上中國官方隱匿疫情與壓制國內言論,正讓習近平領導的控制國家出現危機。

為了查證武漢封城前市民疏散訊息,RFA記者走訪新疆一些旅館,並從多位中共官員口中獲悉,克孜勒蘇柯爾克孜自治州(Kizilsu Kirghiz)阿圖什市(Atush)的八神酒店(Yashin Hotel),有99名來自武漢的民眾因新型冠狀病毒受到隔離。其餘酒店也被懷疑有類似情況,但人數無法求證。

目前中國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官方網站的疫情統計數據,並不包括西藏自治區;西藏國際運動組織(savetibet.org)2月13日報導引述國際衛生組織WHO資料顯示,西藏地區感染新型冠狀病毒肺炎數據為62例,其中位於四川的甘孜自治州(Kardze prefecture),道孚縣(Tawu)感染人數共32人,而且那些藏人,在疫情爆發期間,並未出外旅行,而是外來武漢遊客外來者所引發。由於疫情點燃的恐慌情緒,昌都市轄屬的貢覺縣(Gongjue)1名網友,因發上網發表「中國內地漢人正在秘密抵達藏區」等言論,因而遭到羈押逮捕,罪名是散佈謠言;RFA報導指出,藏區因為相同理由而被捕人數,起碼有7人。


甘孜藏族自治州(圖:作者提供)

遊客帶來疫情致甘孜升高反漢情緒

《外交官》(The Diplomat)報導指出,為防範武漢肺炎疫情,四川甘孜自治州,當地旅館業者紛紛採取「拒收外來者」(包括中國人在內的觀光客進入)的關門政策,確診病例的激增也讓甘孜藏地民眾對於漢族群的帶來的疫情,萌生強大敵意,因為武漢肺炎的爆發擴散,導致仰賴公共交通的人們被迫待在家中,街道上幾乎看不到人影,像個受拋棄的死城。

位於邊陲地區的甘孜,過去與中國少有聯絡,直到1949年才被中國納入統治,在中共的統治下,甘孜曾在1956、 2008年二度發生暴動,期間也曾零星發生數起不滿中國統治的抗議自焚事件。打從2008年以降,中國政府嚴加管制藏人的語言、教育、宗教與旅遊權,甘孜當地遭到軍事化以及監視的嚴加管控,甚至大多數在甘孜出生的民眾,幾乎已經拿不到中國護照,甚至想在中國境內旅遊,都受到重重限制。

習近平完美極權統治遭遇挑戰

然而,2019武漢肺炎傳染病在中國大爆發,恐怕讓習近平政權受到挑戰。《日本時報》(japantimes)2月間刊登一篇挪威社會學與政治學教授史坦·林根(Stein Ringen)評論文章,標題為「習近平所領導的控制國家,如何在冠狀病毒疾病失控」(How Xi's 'controlocracy' lost control of the coronavirus),直指習近平所領導的「完美獨裁」控制國家,才導致武漢肺炎疫情,襲捲全球26個國家。

該文分析指出,過去8年來,中共的中央集權,推升助長國家主席習近平的個人權威、權力;另一方面卻犧牲其它部會、地方與省級政府的自主權力。中國的第1起新冠狀病毒疫情,早在2019年12月1日就出現於湖北省武漢市,卻拖到2020年1月20日才公開承認該病毒具備人傳人危險性。期間長達7週時間,武漢警方懲處8位試圖透過社群媒體,揭露疫情的醫療人員,這些醫療工作者,遭指控「散播謠言」,以及破壞「社會秩序」等不同罪名。

此一現象顯示,習近平治下的官僚,平常維諾順從,隱瞞關鍵資訊,輕忽淡化疫情,服從上級權威,少有人膽敢講真話的自保心態,導致控制疫情的黃金機會,白白糟蹋、流失掉。甚至到了中國正式宣佈武漢封城隔離之際,有1100萬人口的武漢市,已經約有500萬人早就先一步已經離開武漢疫,導致新冠狀病毒傳染病在中國全境蔓延開來,甚至殃及許多國家。

當武漢病毒傳染病的致命情況日愈明朗之際,許多中國民眾紛紛透過網路管道,宣洩憤怒、焦慮與絕望。然而民眾、記者的言論表達權,同樣很快就遭到嚴格限縮與壓制。甚至習近平在第二次疫情會議上更公開表態,要求共黨黨媒傳播機器,受命必須主導公眾輿論,強化資訊控制,換言之就是全面監控網路言論,試圖遏制所有網路上,關於疫情的所有非官方訊息。但這次卻遭遇到中國網友更強大反彈,甚至突破封鎖透過社群媒體,來追悼吹哨者李文亮醫師這位英雄人物,並要求中國政府,應該為武漢傳染病的爆發,公開道歉,並訴求言論自由。


李文亮事件延燒,有關部門隨即展開壓制,可見中國政府沒有從疫情真正吸取教訓。(圖:Adli Wahid/Unsplash)

疫情失控蔓延仍照樣極力壓制言論

此外,2月11日《紐約時報》,發表北京大學憲法學教授張千帆評論文章「防治病毒,中國需要憲政民主」,內容也批評中國若不踐行憲政民主的治理模式,非正常死亡等各種人為悲劇還會不斷再度發生。如果人民不能透過選票,讓政府對自己負責,人民手中殘存那點自由,一夜之間可能通通會被收回去。

跟《日本時報》的觀點頗為接近,這篇張千帆教授的評文指出,這次中國的武漢肺炎病毒洶湧襲來、瀕於失控,其根源和17年前的SARS危機如出一轍。社會在沒有知情權的情況下,錯過了對病毒流行的最佳防控時期。緊接著病例數激增,市政府又進退失據,倉促「封城」,性質類似的事件當然遠不止武漢一地,而是近幾十年各級各地的常態。事實上,李文亮事件只是在網路上火了不到2天,有關部門對媒體報導與網路社交平台,新一輪壓制已經出現,可見中國政府從中央到地方,都沒有從這次疫情真正吸取教訓。

疫情讓漢民族與疆、藏族群關係更緊張

日本時報專文強調,武漢疫情,讓習近平所領導的高科技監控國家機器,首度遭遇百千萬中國網路民眾的激烈抵抗,讓習的「控制國家」面臨試煉;當然也很可能讓習政權,在未來打算採取更嚴厲打擊手段,加快腳步強化政權內部的維穩。專文也發出警語,僅管中國擁有先進的數位網路科技,非凡的經濟力、軍力,但是在厚顏領導人習近平主政之下,與中國交往的全球社會,勢必將為中國高科技暴政,持續付出代價。

特別是藏區的藏人與新疆地區的維吾爾人,對此一代價知之甚詳,在中國獨尊漢語壓制少數民族語言、文化的政策底下,導致少數族群的語言能力喪失;中國的開發政策如蓋水力電廠,導致西藏高原的水源枯竭;中共在藏區採礦也帶來生態環境嚴重破壞。新疆地區則因信仰在中國被視為少眾的穆斯林,被扣上宗教極端罪名,數百萬人遭送進再教育集中營。如今,這些少數族群,又要因為中國武漢疫情的大爆發,承擔感染被隔離之苦,以及生活層面的種種不便,甚至連生命都飽受威脅,導致仇漢意識高漲,族群關係緊張。

 作者》許銘洲  專欄作家、資深編譯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