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宅血案再調查 促轉會:威權統治嫌疑不容排除

  • 時間:2020-02-17 16:10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王韋婷
促轉會17日公布林宅血案調查報告。左起為促轉委員葉虹靈、促轉會代理主委楊翠和負責撰寫報告的促轉委員尤伯祥。(王韋婷 攝)

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今天(17日)公布「林義雄宅血案調查報告」。報告指出,林宅當年確實在威權統治監控下,以及當年的調查「先射箭再畫靶」,未朝國家犯下罪刑的方向調查。調查結果指出威權統治涉入林宅血案的嫌疑不容排除,但是促轉會也指出無法從現有的檔案中找出犯案兇手。

促轉會重啟調查林宅血案,經過查閱國安局等政府機關的檔案後,17日公布林宅血案調查報告。

負責撰寫調查報告的促轉委員尤伯祥表示,經過查閱國安局、調查局等政府各機關的解密檔案後發現,當時林宅確實遭到政府監控,且血案發生後的調查方向「先射箭再畫靶」。他指出,當時負責調查的「撥雲專案」人員認定是政治謀殺,但在沒有任何根據的情況下,就鎖定澳洲學者家博偵辦,完全放棄林宅監控者與血案的關聯性。

在林宅血案發生當天中午,曾有一通從林宅撥出的電話被情治機關監控錄音,通話時間點疑似在血案發生後。國安局解密檔案顯示,該通電話錄音帶遭到銷毀,撥雲專案小組也被刻意屏蔽,無法獲得更多線索。

尤伯祥表示,國安局監控林宅,從報案電話可立即知道林宅發生血案,但關鍵監聽錄音帶還是被銷毀,非常可疑。尤伯祥認為,從關鍵錄音帶被銷毀,以及專案人員不能從國家是否涉嫌的方向調查來看,威權統治當局涉入林宅血案的嫌疑不容排除:『(原音)我們認為可能的原因有三種,至少邏輯上有三種。第一種可能性,情治機關就是案件主導者,或者因為掌握情報所以事先知情,默許案件發生,事後湮滅證據。另外一種可能性是情治機關在案發之後才知情,但是因為兇手跟情治機關有關聯,或者錄音帶內容對情治機關或統治當局有負面影響,所以銷毀掉。第三種可能性就真的是情治機關所講的純屬意外。』

促轉委員葉虹靈表示,關於林宅血案的檔案仍有部分未解密,或者解密後開放應用仍有限制;但她也表示,相關檔案內容無涉血案核心,促轉會無法從已查閱的內容中判斷兇手是誰。葉虹靈說:『(原音)即使是未解密或會開放應用的限制部分,我們促轉會有去現場查閱過,比較沒有跟案件核心資訊相關的,大概都是一些比較周邊的。』

促轉會在調查過程中曾想訪談血案受害者林義雄,但林義雄予以婉拒。葉虹靈也呼籲各機關持續清查林宅血案相關檔案,以便拼湊更多真相。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