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川普火力全開劍指中國…當初歐巴馬怎麼跟中國如此親密?

  • 時間:2020-01-24 08:00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歐巴馬時代,「中美國」(Chimerica)之說甚囂塵上,世界由中美共治幾成事實;川普時代,敵人的歸敵人,朋友的歸朋友,從此涇水渭水,清濁分明;大路朝天,各走半邊。

「中美國」(Chimerica)時代的海市蜃樓

「中美國」,又譯中美聯合體、中美經濟聯合體、中美共同體、中華美利堅等,是二○○六年底由哈佛大學經濟史教授尼爾.弗格森和柏林自由大學教授莫里茨.蘇拉里克(Moritz Schularick)共同創造的英語新詞「Chimerica」的意譯,指中國和美國間具有互利互依、不可分割之關係,中美已走入「共生時代」。
 
這兩位學者認為,「中美國」這個詞可以描述中國與美國之間的某種「婚姻關係」:一個國家負責出口,另一個國家負責進口;一個國家負責儲蓄,另一個國家負責花錢。在歐巴馬就職前,弗格森進一步建議說,歐巴馬應「向西看」,趕快去北京促成中美「兩國峰會」。
 
「中美國」的另一種表述,是中國與美國的「G2模式」。對美國國際經濟政策有重要影響的保守派經濟學家、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所長弗雷德.伯格斯騰(C. Fred Bergsten)首次提出「G2模式」的說法——但他是在負面意義上提出這一概念的,他認為,中國是一個逃避經濟責任的超級經濟強國,有必要透過G2雙邊機制,規範中國的經濟行為。如果中國拒絕與美國合作,將破壞美國經濟,美國有可能失去全球經濟、政治霸主地位。

季辛吉主張美中是命運共同體
 
而正面看待「中美國」這個概念的,是美國外交界元老季辛吉和布里辛斯基(Zbigniew Brzezinski)。
 
在柯林頓、小布希和歐巴馬時代,季辛吉一直主張,美中兩國應建立「命運共同體」結構,將兩國關係提升到類似二戰後大西洋兩岸關係的高度。


季辛吉與毛澤東、周恩來在磋商中美關係正常化。圖:Oliver Atkins [Public domain]
 
卡特時代擔任國家安全顧問的戰略家布里辛斯基,赴北京參加紀念中美建交三十週年的活動,並在會議上發言說,中美之間建設性的相互依存是全球政治和經濟穩定的重要根源,現在需要全力推進一種非正式的「兩國集團」。他強調,「美中之間的關係必須真正是一種與美歐、美日關係類似的全面的全球夥伴關係」;「美中高層領導人應進行例行的非正式會見,不僅就美中雙邊關係,還應就整個世界問題進行一種真正個人之間的深入討論。」
 
歐巴馬被嘲諷是習近平任命的美洲總督

深受季辛吉和布里辛斯基影響的歐巴馬,同中共黨魁胡錦濤通電話時主動提出,對中美兩國而言,沒有比兩國關係更為重要的雙邊關係。這種對中國卑躬屈膝的表態,讓日本和歐盟等價值觀和制度模式相似的西方盟國深感震驚與失望。習近平上台之後,弱勢的歐巴馬對習近平有求必應,儼然就是習近平任命的「美洲總督」。
 
在歐巴馬政府擔任國務卿的希拉蕊,一改柯林頓時代以第一夫人身分嚴厲批評中國劣跡斑斑的人權紀錄的做法,對中國表現得極為軟弱。在首次訪華的路上,她在外交訪問的第一站東京提前宣稱,人權議題不在兩國討論的內容當中。希拉蕊呼籲,中美兩國應「同舟共濟」,共同反對恐怖主義。

中國各領域終將領先美國?

當時,從歐巴馬和希拉蕊,再到美國媒體、智庫、大學、跨國公司,普遍認為美國只能順應中國,不能對抗中國。美國菁英階層有一個荒謬的「共識」:中國走在一個預設好的軌道上,它有十四億人口,十年內GDP將超過美國;中國建立「一帶一路」的龐大計劃,很多國家都加入;中國軍事越來越強大,東南亞所有國家都怕中國。中國在各個領域必將領先美國,美國將退居第二。

為了營造「中美國」之海市蜃樓,「綏靖派」編造出一套自欺欺人的說法:中共不是經典意義上的共產主義政權,而是半截子的資本主義和半截子的儒家文明,中國雖然在韓戰戰場與美國作戰,但那是蘇聯挑唆的,後來中國畢竟幫助美國對抗蘇聯,中國還曾經幫助美國教訓越南。所以,既然中國不是貨真價實的共產黨政權,對中國友好就不違背美國傳統的反共政策。
 
然而,事實是:中國共產黨並沒有改名為「社會民主黨」或「工黨」,中國共產黨的權力結構跟毛澤東時代並無二致。美國能夠跟中共政權把酒言歡、稱兄道弟嗎?

(本文摘自 余杰《用常識治國—右派商人川普的當國智慧》一書, 八旗文化出版。篇名與內文標題為央廣編輯所加。)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