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亡的滋味》一位在台「勇武派」的獨白

  • 時間:2020-01-07 11:09
  • 新聞引據:、立場新聞
  • 撰稿編輯:鍾錦隆
流亡到台灣的香港勇武派。(立場新聞提供)

流亡的生活,絕對說不上多采多姿。Nick很多時間就是賴在床上,起床就看香港示威集會的直播。沒有直播的時候,他有時會到處閒逛、散心,「在這裡無法讀書、無法工作,生活是很苦悶的」。

22 歲的Nick(化名)是一名逃亡到台灣的香港「反送中」運動勇武派,他近日在台北接受《立場新聞》的訪問。

談到他在台灣的生活近況,他說,「只有等待,很消磨意志。」他希望找到一份填補空虛時間的工作,好讓生活過得充實一點。而除了生活上的不適應,最大的問題其實是情緒,他睡覺時會震顫、大叫、驚醒,又夢見認識的示威者被虐待,如今他要服安眠藥及抗憂鬱症藥,才能入睡。

到教會幫忙 這是「贖罪券」

面對昔日共進退的「手足」(示威者 ),他滿是內疚,「你在前線就是要幫人擋、保護人去抗爭,來到這裡(台灣)就丟下自己責任……不停都有這種內疚自責的心情。」身處台灣,他會協助教會收集物資,送回香港,他形容這是流亡者的「贖罪券」,身處異地,只能以此方式出力。

面對台灣11日即將舉行的大選,Nick和其它逃亡的示威者都非常關心。關心台灣下一任政府,是不是持續庇護這些來台的香港示威者。

Nick最後希望在香港的母親,有朝一日能夠明白兒子的想法。他說:「希望你們有一日明白,我們年輕人出來不是收了錢,不是被人煽動。我們出來是因為見到自己的香港被侵蝕、被破壞,我們覺得不公義才站出來抵抗。為何有人用生命來控訴,你也不了解呢?」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