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山海關——台9新南迴.不再難回

  • 時間:2019-12-24 09:37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吳琍君

全長45公里的「台9線南迴公路拓寬改善工程」歷時17年,終於在耶誕夜前全線通車,大幅縮短台東往返屏東的距離,單趟車程也較行駛舊南迴省下30分鐘,更重要的是,從此這條串連南台灣與東台灣的生命線不再動輒斷線,也讓當地居民無論就學、就醫、就業,都不用再飽受「很難回家」的「難回公路」折騰。

搶災搶通兼搶生 說不盡的難回史

南迴公路是東台灣往返南台灣的重要幹道,自台東市沿台9線一路蜿蜒而下,行經太麻里、大武鄉、達仁鄉之後,穿越中央山脈,銜接屏東的獅子鄉,最後抵達枋山鄉的楓港,全長約100公里。2009年莫拉克風災摧毀南橫之後,南迴公路更成為南迴鐵路之外,花東往返高屏的唯一生命線。

也因此,這唯一的生命線每天的交通量高達1萬多小客車流量,導致已經夠迂迴難行的道路經常因為一場車禍就大排長龍。公路總局第三區養護工程處甲仙工務段副段長葉孟東回億他在2015到2018年擔任大武站站長時的情景。他說:『(原音)尤其大型車翻車或是比較重大的事故,那個一處理都是好幾個小時甚至半天,那等於那個後面的車龍、車流量就全部回堵,全部的人就困在那邊;那如果又剛好塞在比較山區路段,然後又有下雨,你又擔心那些車陣困在那邊,會不會石頭掉下來,或是發生甚麼意外,所以等於就要趕快把道路搶通,或是把他們引導到比較安全的地方。但是畢竟車流量太多啦,有時候2、3公里的車陣、幾百台車,你要把它引導、要它回頭、掉頭,又不太容易。』

不僅如此,緊鄰太平洋絕美海岸風光的南迴公路,也經常遭受颱風、豪雨甚至長浪的吞噬。葉孟東表示,當時最痛苦的就是好幾次都在三更半夜發生坍方,即使道路一片漆黑,還是得前往現場搶災。

而令他印象最深刻的一次,就是一場狂風暴雨夜,他還來不及搶災,就有一個小生命搶著要出生了!葉孟東說:『(原音)印象深刻就是,一樣就是下雨天,然後半夜一個邊坡整個坍方下來,然後到半夜大概11時多、快12時,然後到現場的時候是一片漆黑,只看得到前面是有石頭不斷在掉,那兩邊的車子已經排了好幾公里,而且當時還有一個孕婦說她快生了,那剛好就困在那個半路上,所以很緊急啊!結果那時候剛好雨停了,那我們就攙扶她勉強徒步越過那個坍方,把孕婦送到另外一部救護車,接駁到台東去。』

踏浪而過 新南迴 宛若遊龍 隱於山林  

為了讓南迴公路不再百轉千折、柔腸寸斷,「台9線南迴公路拓寬改善工程」自2002年起開始規劃、環評,直到2011年正式動工,歷時17年,投入新台幣227.5億元,全長45.6公里的新南迴,終於在今年下半年由北而南,從「香蘭-金崙」段、「金崙-大鳥」段、到「安朔-草埔」段,分三階段陸續開放通行,並於12月23日舉行全線通車典禮,也讓香蘭到草埔原長54公里的道路,縮減8.4公里;1個半鐘頭的車程也縮短為1個小時。


公路總局票選台灣最美十大景觀公路,第3名是位於台東縣的台9線金崙大橋。(公路總局提供)

全新的南迴一現身,就令人驚嘆連連。以率先曝光的「金崙大橋」為例,由於跨越金崙溪口、依傍大武山迤邐而下,蔚藍的太平洋與遠方的天色就在眼前交融,置身其間,宛若一尾遊龍踏浪而過,逐雲而去,令人心曠神怡。也因此,立刻被網友封為「台灣最美的高架橋」,隨後更被票選為「台灣十大最美公路」第三名;之後,「安朔高架橋」也因為採用各種避免破壞原始山林的生態工法,將南迴從海岸線帶入山區的草埔隧道,而被譽為一條隱身山林的蜿蜒巨龍。


新南迴「安朔高架橋」遠看宛如一尾遊龍隱於山林。(吳琍君攝)

如此絕美的山海道路工程背後,則有說不完的艱辛。公路總局西部濱海公路南區臨時工程處工程科科長羅國峯說:『(原音)為什麼它難?第一個,我們要首先固住台9線不能被封閉;第二個,它的邊坡是陡峭的,我在開挖的過程中,通路人不能受到任何的影響,而且要兼顧施工的安全。所以我們只能先做完坡,再來開挖下面的懸崖。那這個懸崖在做的過程中,因為它不能讓大型的機具就直接站在上面,那是有風險的,所以我們要爭取這個施工的空間,同時我們要維持它的暢通。』

而最後完工的草埔隧道,更由於行經地質破碎的剪裂帶,導致隧道開挖過程中,歷經了多次抽坍,抽坍量達1萬2千多噸,最大出水量甚至每分鐘13.5噸。羅國峯說:『(原音)這個隧道在施工的過程中,經歷了36次的抽坍。那我們在施工之前是不是做了很多探測?是。為什它還是會抽坍?因為當你用一個點去探測的時候,你不見得知道它的周圍是甚麼。所以我們還是經歷了很多的苦痛,當我們的湧水開始淘刷、挾帶碎石出來,然後慢慢轉為混濁,這個就是我們當初做隧道,最不願意看到的,因為最後就是抽坍。』


從「安朔高架橋」遠觀草埔隧道口。(吳琍君攝)

西濱南工處處長江金璋也表示,隧道開挖順利的時候,一個月可以前進100多米;一旦抽坍,就可能「前進1米,又倒退10米」,一個月可能進度只有10幾米。

路不迴 心回 草埔隧道的美麗印記

有趣的是,對於挖隧道的坑夫來說,有個不能說的潛規則,就是「女性禁入」。不過,草埔隧道的工地主任鄭敬伶卻打破了這個規則,成為台灣第一個女性隧道工地主任。鄭敬伶說:『(原音)目前坑夫還是會有這樣的禁忌啦,因為畢竟隧道發生抽坍事件,或者有一些意外,他們一停就是停好幾個月,對他們家計都會產生影響。所以他們還是不喜歡女孩子進入,有些工班看到我進來,他還是會跟我講說,「你可不可以不要進來」?可是,也不能說他不讓我進來,我就不進來,因為像前面發生抽坍,我還是得去了解後面的計劃要怎麼改善、要怎麼再往前進,所以還是需要進來。』

草埔隧道的工地主任鄭敬伶是台灣第一個打破禁忌的女性隧道工地主任。(吳琍君攝)

對於頂著禁忌出入隧道工地,鄭敬伶坦承,壓力真的很大。她說:『(原音)每天壓力都很大!主要這個案子也是很趕,然後地質真的不好,然後當然妳負責工地一個主管的工作,每天200、300個人在裡面工作,任何人發生任何事件,都跟我有關係,其實壓力真的非常大!』

鄭敬伶和先生是互助營造公司的同事,因為打造高鐵桃園隧道而結緣,成家之後,兩個小孩也是跟著他們東奔西跑,工地在哪,家就在哪。這次為了草埔隧道工程,已經南遷5年,不過這回工程結束,她卻「回不去了」。鄭敬伶說:『(原音)我們的小孩就是一路都跟著我們一直換工,一直換、一直換,小朋友都讀了4個幼稚園,2個都讀4個幼稚園。我兒子其實應該很難回去了,因為他在原鄉待很久,所以他的個性啊、跟那個生活習慣,其實跟原鄉的小朋友是比較match的。』

新南迴,路不迴了,心卻回來了,也成為那些年,留在南迴的美麗印記。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