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離開的決定 在台反送中示威者多感自責

  • 時間:2019-11-05 20:58
  • 新聞引據:中央社
  • 撰稿編輯:張子清
反送中運動中,香港「勇武」青年。(鄭翔云 攝)

香港「反送中」抗爭爆發以來,有多名示威者來台灣尋求協助、庇護。港媒近日訪問3名在台示威者,談初到台灣時的顛沛流離。而回首當時離港的決定,受訪者都感到自責和悔恨。

香港電台4日播出的「鏗鏘集」節目,訪問3位在台的示威者。示威者Louis表示,他是在7月1日衝擊立法會行動後,決定來到台灣。當時以為只是過來暫避風頭,凌晨訂好機票,帶了幾件換洗衣物就匆匆來台。

Louis指出,剛到台灣時居無定所,每個被安排暫住的地點,平均不會住超過1週,也曾在清晨7時多接到通知整理行李,準備離開。他形容當時的氛圍是「草木皆兵」,平常走在街上,都時時需要注意是否被跟蹤。

為了節省開支,示威者的飲食一切從簡。Louis說,一碗新台幣30到40元的滷肉飯,既便宜又有飽足感,有陣子餐餐都吃,吃到最後,連在菜單上看到這三個字都有點倒胃口。節目也拍攝到,Louis和朋友炒菜時,用的是一碟重複使用多次的回鍋油。

包括Louis在內的幾位示威者,目前都被安排到一間非政府組織擔任實習生,入住機構宿舍,每個月有約新台幣8,000元的津貼,生活算是安頓下來。

但面對當時離開香港的決定,受訪者都感到自責和悔恨。

Louis提到,自己在機構外架起了連儂牆,想讓台灣人知道香港發生了什麼事,而之所以這麼做,可能也是想欺騙自己仍然有對這場抗爭幫上忙。

他說,自己不太願意承認是「逃兵」,但仍經常自問為何選擇逃避?隔岸看著香港抗爭不斷,自己卻很矛盾,一方面希望繼續戰鬥,另一方面又擔心被捕。

Louis認為,這證明警方操作白色恐怖很成功,讓一些感到憤怒、想戰鬥的人,因此不敢上前線。

同樣參與衝擊立法會的Tony則自承,當下只擔心自己被秋後算帳,而有些「手足」(示威者對彼此的暱稱)付出更大的代價,卻依然留在香港抗爭。因此,若有示威者責怪他們一走了之,他會接受。

另一位示威者Mark則稱,看到香港目前抗爭的狀況越來越激烈,也曾想像過,自己若沒離開,是否還會上街?但最終認為,身為一個跑路的人,沒資格多說什麼。

三位示威者日前都曾到移民署接受申請居留證的面談,目前尚不確定具體的安排,但對於自己的去向,三人都有不同的想法。

Mark表示,自己在香港中學畢業後便出社會,因此想留在台灣念書,提升自己。

Tony則說,自己之所以害怕回香港,不是害怕犧牲,而是擔心若一到機場就「被消失」,這樣的犧牲將沒有價值。

Louis則表示,或許是到台灣後太過思鄉,自己開始覺得有些灰心,甚至認為「被捕就被捕」。只不過,仍希望在被捕前能「燃燒自己、對抗極權政府,而不是在其他國家庸庸碌碌,即使能這樣逃避一世,最後都會抱憾終生」。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