喀什米爾爭議 引發大馬棕櫚油緊張

  • 時間:2019-10-27 14:45
  • 新聞引據:採訪、法新社
  • 撰稿編輯:黃啟霖
馬來西亞的出口大宗棕櫚油,最近因喀什米爾問題引發的外交爭議,面臨印度的抵制。( 示意圖 / pixabay圖庫)

馬來西亞的出口大宗棕櫚油,在遭到歐洲計畫減買的壓力之外,最近又因為喀什米爾問題引發的外交爭議,面臨印度的抵制,前景十分不樂觀。

馬來西亞是繼印尼之後,全球第二大棕櫚油生產國。

棕櫚油用途廣泛,從食品、化妝品到清潔劑、飼料幾乎都派得上用場;然而環保人士一再指責,在生產棕櫚油過程中出現摧毀熱帶雨林、破壞生態的做法,加劇全球暖化與氣候變遷問題,因此,邁向綠色能源的歐盟國家,已開始減少採購棕櫚油。

在此種情況下,印尼與馬來西亞更加倚賴印度和中國對棕櫚油的需求,而印度更是世界上最大的棕櫚油買家。

然而,馬來西亞首相馬哈地(Mahathir Mohamad)上個月在聯合國大會上,指稱印度「侵略並佔領」喀什米爾,引發印度的強烈反彈,可能重創大馬的棕櫚油生意。

印度控制的喀什米爾是印度境內唯一以穆斯林人口為主的地區,印度在8月初取消當地的特殊自治地位,並全面封鎖當地以鎮壓動亂。馬來西亞的人口也以穆斯林佔多數,因而馬哈地對喀什米爾人民的處境表達了同情。

馬哈地的言論在印度引發軒然大波,大批印度人民在社群媒體以「杯葛馬來西亞(#BoycottMalaysia)」的標籤,表達他們的憤怒,並盛傳印度即將對馬來西亞棕櫚油課徵更高的關稅。

在上個星期,印度植物油產業團體「溶劑萃取商協會」(Solvent Extractors' Association of India, SEAI)就呼籲他們的875個會員,避免採購馬來西亞棕櫚油,並說,印度政府正在考慮報復性措施。

SEAI的這項舉措對馬來西亞是重大打擊,因為在2018年,印度是馬來西亞棕櫚油與棕櫚油產品的第三大市場,價值高達68億4千萬令吉(大約16億3千萬美元)。

負責監督棕櫚油事務的馬來西亞原產業部長郭素沁(Teresa Kok)立即跳出來滅火,指稱這是馬來西亞的一項「重大挫敗」,並說馬來西亞正考慮,要增加進口印度的糖和水牛肉。

在歐盟宣布計畫,將在2030年以前逐步減少以棕櫚油作為生質能源,一直到全面停用之後,印度和馬來西亞的爭議對棕櫚油業是進一步的打擊。

儘管大馬政府的某些官員努力在平息這場爭議,但印度已經有越來越多的呼聲,要求總理莫迪(Narendra Modi)政府,限制馬來西亞棕櫚油的進口。

其實,不只是馬來西亞的棕櫚油,在土耳其總統艾爾段(Recep Tayyip Erdogan)於聯合國大會上說,印屬喀什米爾遭到「圍攻」之後,莫迪立即取消了出訪土耳其的計畫,並有報導說,印度可能砍掉對土耳其造船廠一項23億美元的訂單。

澳洲塔斯馬尼亞大學(University of Tasmania)亞洲研究所主任詹運豪(James Chin)表示,印度對大馬的作法,「不單純是棕櫚油的問題,而是涉及他們的自尊與民族主義。」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