擴大管制改造玩具槍枝 管到了誰?

  • 時間:2019-10-21 16:49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王韋婷
警政署修改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擴大模擬槍的定義,但是生存遊戲玩家和玩具槍業者憂慮,修法草案文字規定不夠明確,恐怕波及無辜。

為了遏止玩具槍改造氾濫導致治安問題,行政院修改「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擴大模擬槍管制範圍。這項修法引發生存遊戲玩家和玩具槍業者的不安,一方面憂心平日只是拿來把玩的玩具槍會被「誤會」成違法改造槍枝,另一方面也有人憂慮恐怕會危及台灣玩具槍在全球市場的領先地位。

玩具改造槍枝氾濫 蘇揆要求管制

警方近來查獲許多將玩具槍改造為火藥式槍枝的案件,由於改造玩具槍與改造制式槍枝刑責有差距,使得許多不法分子刻意規避法律漏洞,上網購買玩具槍,並將其改造成具有殺傷力的槍枝。為了遏止這樣的歪風,行政院長蘇貞昌在行政院會指示內政部警政署修改「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擴大管制改造槍枝的範圍,且將非法製造、販賣或運輸改造槍枝的罪責,提高至與制式槍枝一致。

根據行政院會通過槍砲條例第20條之1的修法內容,將原本「具打擊底火且外型、構造、材質類似真槍者,為模擬槍」的規定,修改為「具類似真槍之外型、構造、材質及火藥式擊發機構裝置,且足以改造成具有殺傷力者,為模擬槍」;並進一步擴大了模擬槍的定義,提高製造、販賣、運輸或轉讓公告查禁模擬槍的罰鍰至新台幣150萬元。

警政署專委馮強生表示,修法將制式跟改造槍枝的刑度拉齊,只要改造後足以具有殺傷力,且有火藥式擊發機構的槍枝都會查禁。他說:『(原音)有一部分的玩具槍很容易改造成具殺傷力的槍枝,玩具槍我們都不管,只管一部份現在定義叫做模擬槍,模擬槍有下定義,就是材質、結構,然後足以改造為具殺傷力的槍枝,同時可以用火藥擊發的,這個槍枝我們加以管制。這部分我們跟業者有開過很多次公聽會,有共識,這部分玩具槍產業他們不會製造這種,他們大部分都製造氣體動力的槍枝,所以不影響他們,有少部分有製作,但是影響層面很低。』

擴大模擬槍定義 玩具槍界盼修法明確規定

台灣玩具槍產業全球市佔率最高,產值達新台幣40億元。台灣活躍的玩具槍臉書社團約有200個。中華民國玩具槍協會總幹事張柏勳表示,台灣是全亞洲玩具槍遊戲人口最多的國家,約有5萬至7萬人。他表示,這項修法引發玩具槍業者和生存遊戲玩家的憂慮,他們擔憂光從外觀無法辨識遊戲用槍與違法改造的玩具槍有何不同,未來新法上路之後,一般低動能的遊戲槍可能會被「誤會」成違法改造槍枝。

內政部警政署提出修法草案之前,曾邀集業者、玩家和相關部會討論,當時經濟部建議在修法草案中明確排除以壓縮空氣、瓦斯、二氧化碳、電池及彈簧等動力來源推動的低動能遊戲用槍。不過,修法草案最後僅在說明欄註明排除經濟部2017年12月26日公告修訂中華民國國家標準「CNS12775」所定義的低動能遊戲槍。

撒網捕魚 波及無辜?


(圖: Adam Muise)

張柏勳表示,這項修法就像是撒出一張大網,但是警方只要捕一條大魚,最後卻撈到許多其他小魚,最後弄得小魚身心俱疲,心愛的玩具槍也可能受損。張柏勳說:『(原音)但是我們這些小魚被你放掉的時候,已經身心俱疲。到派出所做筆錄,有些只是小朋友、大學生,被你們警察這樣,警察辦案絕對不是客客氣氣,「先生,請坐、喝咖啡,有什麼需要幫你服務」,一定不是這樣子。一般人碰到警察不是嚇出半條命嗎,最後又被移送,又到檢察官開偵查庭,起訴率還算滿高,起訴,法院去判,不管有罪、無罪,這個過程下來,最後這條雜魚被放掉,他已經遍體麟傷。』

玩具槍製造業者劉老闆表示,根據新的模擬槍定義,國內仍有廠商製造這樣的槍枝外銷,但修法條文含糊,希望政府能將文字更明確化。他說,有人拿一把菜刀砍人,菜刀是凶器,可是如果只是在廚房做菜,那麼菜刀就是一個工具;所以可怕的並不是槍,而是不法的行為人。劉老闆表示,國外訂單對槍枝的要求當然是越逼真越好,如果法規範不夠明確,恐怕會妨礙玩具槍產業的發展。他說:『(原音)而且如果你法令的規範,或許我們國外要求設計的需求就會有牴觸,因為我們必須做合法的事情,這樣相對我們就會被侷限出一個產業的發展。』

對於玩具槍玩家的憂慮,刑事警察局長黃明昭表示,修法通過後會辦理教育訓練,讓員警辨識低動能遊戲槍與查禁的改造玩具槍差異。而對於已經持有未來不合規定的模擬槍的民眾,修法通過後6個月內向警方報備,就可以登記持有。黃明昭說:『(原音)我想修法通過以後,我們會做相關教育訓練,會將遊戲玩家用的低動能遊戲槍,會做一個擺飾讓員警辨識,這純粹是遊戲用的低動能槍,你就不要去盤查或查扣,做一個教育訓練讓同仁都知道。』

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的修法在玩具槍界引發廣泛討論,生存遊戲玩家、骨董槍收藏家、業者,甚至只是在家有改造嗜好的操作槍玩家都憂心新法上路後執行層面的影響。張柏勳表示,玩具槍界也了解修法草案跟大部分玩家無關,但玩家仍非常憂心,對於實際執行的方式和細節還有疑慮,深怕「誤觸法網」;未來將繼續在立法院的修法過程中表達立場。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