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反送中/日子愈苦「他們」愈幽默以對

  • 時間:2019-10-06 19:33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詹婉如
漫畫角色Pepe「青蛙」在香港的反修例運動中被大量使用作為宣傳的符號。(詹婉如 攝)

香港「反送中」抗爭持續已近4個月,除了第一線衝撞的勇武派示威者外,更有一群「和理非(和平、理性、非暴力)」,他們是一群重要的後勤部隊,透過創意與歌聲爭取民主與自由;他們堅定地告訴外界,日子再苦也要幽默以對,他們正在等待,香港不再被催淚煙瀰漫,人人都可安全脫下面罩的那一天。

創意貼圖Pepe公仔 串連長長人鏈

為要求港警公佈「831太子站事件」真相,並還原港鐵內「被失蹤」的影片,有網民發起「9.30 Pepe心心和你拖」人鏈行動,以尖沙咀鐘樓為起點,串連至港鐵太子站。

活動指引義工Jonn說:『(原音)(問:所以是往那個方向?)對。(問:你剛才的指引就是831事件的現場?)是,整個運動是為了太子站的那些人,所以我們是往太子方向走,做一個人鏈,連結到太子站。』

集合時間還没到,就有網路號召而來的志工,在路口為大家指引行進的方向。

這是香港下班後的夜晚,不少民眾自發性地趕到尖沙咀鐘樓集合,人手一隻在「反送中」事件中,網路爆紅的貼圖Pepe公仔。

參與者Jean則是和朋友約好,拿著手繪的Pepe圖一起來參與活動,她說:『(原音) 這個是貼圖,然後有不同樣子的公仔,然後警察也被改圖了。(問:改成什麼樣子?)他們有一些打人的圖,然後,你看這是我們的目標,五大需求缺一不可。』

香港尖沙嘴30日出現人鏈,參加者為831事件而串連。(詹婉如 攝)

民眾以創意改造公仔,沿著彌敦道築起人鏈至港鐵太子站,他們把抗爭打造成一場城市嘉年華。

Sunny說:『(原音)大商場裡面,我們會一起唱歌,我們也走到街頭上示威,所以我們不覺得很累,我們覺得很有活力。』

Sunny開心地說,香港的社會運動充滿創意;而她旁邊,我們也看到了陳阿姨,她拿著自己從網路下載的Pepe圖片,加上「光復香港、時代革命」字樣,放大護背後,與一群年輕人站在一起,築起長長的人鏈,陳阿姨說,她是自己來參與,完全不認識其他人,但這不重要,因為大家渴望讓香港更好的心,已經彼此相連。

香港陳阿姨帶著Pepe參與人鏈行動,她說大家的心已彼此相連。(詹婉如攝)

暴力暴行充斥? 民眾:不會被嚇跑

10月1日前,央廣記者走在香港街頭,四處可見「十一國殤,六區開花」傳單,有的直接貼在站牌,有的在牆上黏成一片,成為巨幅看板。

然而,香港警方在十一前夕發出簡訊提醒港人,10月1日的示威活動非常危急,情報顯示將有殺警、放火等行為,「暴力影響深度與廣度,與恐怖主義愈行愈近」,許多港人都收到了這樣的訊息。

參與人鏈行動的港民跟記者說,這是政府抹黑示威者慣用的手法,他們仍會參與,不被嚇跑。

民間記者會發言人對外強調,示威者不是暴徒,香港曾有兩百萬人上街抗爭,站出來後相互保護,足以讓大家安然度過,他說:『(原音)我們不是自己在保護自己,我們是兩百萬,至少兩百萬在保護彼此,所以我們希望有更多的人走在街上,就可以安全。』

十一各地開花 民眾:感謝警察「保護」

10月1日,中共建政70年,香港街頭也掛起紅色巨型橫幅,盛大歡慶,但諷刺的是,參與遊行的香港民眾以「國殤」之名,齊上街頭吶喊。

香港街頭四處可見「十一國殤,六區開花」宣傳。(詹婉如攝)

示威者Grace說:『(原音)今年好像搞得特別大,好像他們很開心,我們香港人很願意配合,其實我們每年都不願意配合,好像很高調,覺得我們香港人已經屈服了。』

示威者Tom說:『(原音)呵!他在呼一些口號,很好玩的。這個就是開花!』

遊行期間,港警在沿路的天橋戒備,直升機亦在上空盤旋,過程大致平和。

Tom看著遠處眾多警力佈署幽默地說,今天香港各地開花,「感謝」有這麼多警察「保護」市民。

遊行隊伍中,有著不少年輕父母,牽著年幼孩子上街。抱著孩子遊行的示威者Anna說:『(原音)如果今天不出來的話,我們和孩子會没有未來;我們沒有自由,連走路和出門的自由都沒有,因為,今天很多的交通都停了;我們是和平,不是暴力的。』

十一槍傷中學生 港人憤怒齊聲援

10月1日,港警為了驅散示威者,發射了大約1,400枚催淚彈、900枚橡膠子彈、190枚布袋彈與230枚海綿彈。

央廣記者採訪過程中,目睹警方運用優勢警力,將示威群眾由中環驅趕至銅鑼灣;不少媒體記者在採訪過程,中彈受傷倒地。

當天,警方更在4處衝突中動用真槍實彈,共發射6發實彈,在警、民衝突中,造成一名18歲示威者重傷,再度引發港民激憤。

事件過後,數名中學生2日特別罷課聲援受傷的荃灣何傳耀紀念中學的曾姓學生。

黃同學說:『(原音)一路以來我們都覺得警方太過分了,但比起同學被槍傷,我們又認為,他們的行動實在是不能忍受,所以我們希望他們可以直接回應,為什麼要這樣做?』

讉責香港警方暴力,即將成為香港教師的大學生靜坐。(詹婉如攝)

另外,即將成為香港教師的大學生也在校門口靜坐、發傳單。

陳同學說:『(原音)槍傷的事情雖然爭議依然是很大,就是有的人覺得,警察出於自衛,但是,我們看到的事實以及所感受到,一直是員警對我們怨恨情緒的發洩,我們覺得是不可接受的;我們作為一個教育工作者,肩負了一個很大的責任就是希望教育我們的孩子能夠分清楚黑白,能夠有良知。』

不求發大財 港人爭公平公義社會

現在,有愈來愈多13到18歲的中學生投入抗爭行列,在看不到落幕與希望的可能性之下,示威者提出「攬炒」、玉石俱焚。

他們在想什麼?只是為自己買不起房嗎?

香港中文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院長李立峯說:『(原音)香港的年輕人,他們看問題,已經不是看個人層面的生活好不好,他們需要與希望的一個社會,當然是大家可以有公平的公義的一個社會,大家可以有基本的生活,然後在基本的生活上面,他們有空間去做自己想要做的事情,這個年代的香港人不會說發大財的,我覺得他們基本上,已經不是一個什麼哪裡發大財的一個問題。』

面對未來,李立峯直言,此刻,看不到衝突化解的可能性,原本港府策略是「拖」著,直至民眾自然散去,但這4個月來,像元朗白衣人攻擊事件、警方在太子站無差別攻擊市民、中學生被警察實彈槍傷等重大事件,一再激起抗爭者的憤怒。

為驅散示威者,香港警方扔擲數顆催淚彈。(詹婉如攝)

李立峯說:『(原音)還是一個政治問題,你没有強力的政治方案,你不可能預期衝突會減少;所謂一個政治方案是,到最後政府還是要做一個決定,就是到最後要不要出一個很大的鎮壓,還是說,如果你願意,希望香港社會能夠恢復正常的話,他還是要好好的思考那個讓步的可能性。』

李立峯分析,對香港政府來說,已進入一個困局,再拖下去不面對,最後讓步的成本只會愈來愈高,過去可能只要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即可滿足民眾期盼,但在實槍傷人事件後,整件事就不是只有設立委員會所能解決,香港網民呼籲的五大訴求,現在改為六大訴求,包括重組警隊刻不容緩與撤回蒙面惡法。

中正大學犯罪防治學系戴伸峰教授則認為,抗爭終有結束的一天,最後,香港社會警民裂痕如何重建信任,將會是事件落幕後另一大重要課題。

他說:『(原音)大家都沒有想到現在講黑警,這件事總得落幕,不管長不管短,不管結局最後怎麼樣,總得落幕,落幕以後唯一的辦法,變成什麼呢?假定現在是最悲慘的狀況,最負面的血洗好了,那血洗以後軍人不可能永遠存在那個地方;當他們退的時候,公安跟警察要進來的時候,這種官民對立的情緒,永永遠遠都沒有辦法消失。』

警察退去後 終還民眾真實香港

央廣記者觀察,十一前後上班日,白天的街上一如往昔,小吃店老闆生意照做,上班族穿著套裝在路上忙碌穿梭,就算有抗爭,也多是「和理非」行動;夜幕低垂後,街頭成為示威者「開花」的主場,警方舉著旗幟示警,發射催淚彈與橡膠子彈等因應,偶爾會出現反對者與示威者的口角,這一切似乎已是香港的日常。

對一般無法站在第一線抗爭的民眾而言,在街上唱唱歌、呼呼口號,代表港人的堅持從未退卻。

就像記者收錄的這首,被封為「反送中」運動「國歌」的《願榮光歸香港》,在香港的街頭此起彼落,不絕於耳。

香港大學醫學系助教馮啟恩。(詹婉如攝)

没有上班時,香港大學醫學系助教馮啟恩都會守在示威現場,進行抗爭的紀錄,訪問這天,已是深夜,港島的氣溫依舊炎熱,馮啟恩說,他今天拍的最後一個鏡頭,是當鎮暴警察退去,勇武派示威者圍坐唱歌的情景,那也是他最放鬆的一刻。

馮啟恩說:『(原音)在黑警退去的那一刻,大家在唱歌跳舞,我也把我的頭盔和防毒面具放下來休息,那一刻非常開心;大家在聊天,那個時刻,大家才覺得,這才是真是屬於香港人的空間。』

香港當局自5日零點起實施「禁蒙面法」,要把港人的面罩撤下,香港被外界形容,宛若「準戒嚴」狀態!

只是,若港府6月份即與民眾溝通撤回「逃犯條例」,而非延至9月,誰會想整日帶著頭盔、面罩在烈日下,汗流浹背地奔跑?

港府「禁蒙面法」推行後,激起了港人示威的另一波高峰,這樣的僵局,還會持續多久,何時,才能再聽到港人真的撤下面罩,在街上輕鬆高歌呢?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