貧窮人的台北(四) 凌晨4點的「金牌」對話 她從百萬店長到無家者社工

  • 時間:2019-07-31 10:30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詹婉如
「重修舊好」店長依婷。(詹婉如攝)

想嘗嘗「不會錯套餐」、「口袋有零錢套餐」嗎?7月下旬,台北車站前一間非典型簡餐店-「重修舊好」開幕,不但在寸土寸金的南陽街供應銅板美食,更是台北市首創專屬女性無家者洗澡、洗衣、休憩的自在空間,當然,它也歡迎一般民眾到此消費,理解都市裡的無家者議題;打破隔閡從傾聽開始!「重修舊好」店長依婷就是最佳案例,她曾擁有一間月營收百萬的便利商店,但在與一位「金牌大哥」對話後,轉而成為陪伴街頭無家者的社工,是什麼改變了她?歡迎與我們一起進入「重修舊好」,聆聽這段凌晨4點便利商店裡的故事。

「重修舊好」內 無家者服務前無家者

台北市社會局萬華社會福利服務中心社工楚怡鈞說:『(原音)像我們社會局有委託人生百味在台北火車站那裡有一個培力商店,他們現在在籌備,之後會開幕。』

記得今年初,楚怡鈞社工跟央廣記者預告,一個由台北市社會局以「培力商店」成立的無家者簡餐小鋪,即將成立的消息。

很快地,這間台北市政府公共運輸處的老宿舍在翻新整修、結構補強後,7月22日正式開幕,店名是「重修舊好」。


「重修舊好」店員玫瑰姐。(詹婉如攝)

店員玫瑰姐說:『(原音)(記者問:玫瑰姐,你正在上什麼菜?)清茶和咖哩….。(記者問:這是不會錯套餐?)我現在還不知它們的名字,我只知道馬鈴薯或咖哩。』

顧客徐大哥說:『(原音)咖哩!讚讚讚。』

「重修舊好」店內的每份餐都有自己的名字,讓人不禁莞爾,包括,社工保證好吃的咖哩不會錯套餐!長長的名字,很難記,但店員玫瑰姐有自己的簡化記憶法。

玫瑰姐是這裡的員工,從開店後的打掃到送餐,忙進忙出。這天,正好有一位徐大哥拿著剛打零工賺的錢,來到這個兒用餐,現任無家者服務曾經的無家者,荒廢的老宿舍明亮了起來。

私密盥洗空間 為女性街友帶來難得享受

今年初「重修舊好」實體空間翻修逐步成型,社工們便在街頭訪視時,向街友提及新據點的規劃,長居台北車站門邊的玫瑰姐,就是第1位造訪者,也是1號員工。

有別於現存男、女混居的街友服務,「重修舊好」是台北市唯一著重於女性街友的服務據點,特別是近年來,深耕街友議題的團體-人生百味與芒草心注意到街頭女性街友人數的增加,且其中多半是需要多關懷的精神障礙或曾遭家暴的婦女。

有感於此,「重修舊好」特別規劃女性街友專用浴室,一間兩坪大的獨立空間、一個蓮蓬頭、舒適的熱水供應,就是難得的享受。


台北市首創!「重修舊好」特別規劃女性街友專用浴室。(詹婉如攝)

「重修舊好」店長依婷說:『(原音)她們來這邊之前,有的可能在車站的女廁用擦澡的方式;來這邊的一個大姐就說,好久没有洗熱水澡了,然後她那天就洗得特別久,大約一個小時,大家就想,她會不會昏倒在裡面?(記者問:是因為太享受了?)嗯……。

近期,台北35度以上高温司空見慣,在戶外行走三、五分鐘就已汗流浹背,但無家者經常只能在公廁擦澡,引人側目,於是,到「重修舊好」二樓洗個熱水澡,成了女性無家者最享受的私密時光。

凌晨4點的對話 開啟尋找另一個「金牌」路

任何人,都有可能出現困頓的時刻,台北市社會局楚社工長期進行街友服務,採訪他這天,萬華社會福利服務中心聚集不少街友,有人尋求醫療協助、有人等著領便當,楚社工認為,「街友」僅是一種狀態,有的時間長,有的時間短。

楚怡鈞社工說:『(原音)像我上次去跟學生分享,我問他們,你們有沒有人曾經沒有帶鑰匙,然後剛好爸媽又不在家,如果你那天晚上沒地方去的話,你會想去哪裡?你身上也沒有錢,你會想去哪裡?有可能就是網咖嘛!朋友家窩一下,或者是台北車站大廳躺著休息,這樣子你也是街友啊!那為什麼它不是一個身份呢?它只是一個狀態,就是暫時是沒有地方住的人,那為什麼會有這個狀態,一定是有一些原因,那我們的街友會面臨到的是更長期的。』

有些原因,若不去認識就永遠不會瞭解!「重修舊好」店長依婷原本是月營業額破百萬的便利商店店長,擁有一個穩定客源的店面,「經營」對她而言並非難事,而一開始,對於街友,她也跟一般人一樣,非旦不認識、甚至有點討厭。


店長依婷回憶,便利商店裡凌晨4點的對話,開啟啟尋找另一個「金牌」之路。

但是,直至2年前,一位每天凌晨4點準時出現在店裡,買3罐啤酒的「金牌大哥」,讓她開始關注,一個人如何從有家落入無家!

依婷說:『(原音)一開始也是很討厭,就想說為什麼(有些人)半夜都要來我店裡喝酒?其實他(金牌大哥)也沒有做什麼,就是靜靜待在那邊,後來我也是無聊就跟他聊起天來,他就跟我講了他的生命故事;他說,他關了6年,出獄的時候就被丟在板橋車站,他那時候好不容易厚著臉皮打電話給他姐姐,他姐姐就給他錢,只要他每次打電話回去都給他錢,他就覺得,我現在要的不是錢,我要的是家人的支持,為什麼你們不能跟我說說話也好,或是聽聽我現在的想法也好,你們只是拿錢來搪塞我;然後那時候在板橋車站的時候,他一方面是迷茫,一方面也是害怕,所以他就開始喝酒,用酒精來麻痹自己的感覺,就是睡醒就喝,喝醉了就隨便倒在路邊,每天都這樣過;他說有一次他睜開眼睛的時候,就看著板橋車站天花板就想說,現在到底是幾月幾號?幾點幾分?我人到底在哪裡?他完全不知道,他就覺得好可怕噢!為什麼我的生活會這樣子?他就說,他那時候就瞬間決定要去尋求幫助,他就說(進入街友收容中心後),他就靠著(打零工)自律,重新可以順利的去租屋。』

「金牌大哥」曾入監服刑6年,重返自由社會後,家人的溫情變得遙不可及,但他靠自我覺醒,讓自己早日脫離街頭的日子;因為一個凌晨4點的緣份,依婷加入無家者石頭湯計畫志工,與「人生百味」組織結緣,甚至毅然決然地離開百萬店長優渥、舒適的日子,在街頭拜訪一個個的無家者,期盼尋找另一個「金牌」。

依婷說:『(原音)我剛開店的時候到我店結束大概快5年,大概到第2年、第3年的時候他(金牌大哥)交了女朋友也養了一隻小貴賓狗,那時候我看著那時候的他,一臉幸福的感覺,很難想像他3年前還是在街上的遊民;從那個時候,我就想說,嗯……我是不是也可以從旁協助一個人或是陪伴一個人,讓他找到自我覺醒的那個點?』

非營利導向 街友在都市的一角「重修舊好」

監察院孫大川副院長說:『(原音)很多很多我們過去彼此的偏見,包括街友朋友對主流社會的懼怕、不願與人接觸、現身,以及可能主流社會在看這些街友朋友的時候,可能的不安或者嫌棄的情況,應該大家可以一起「重修舊好」。』


「重修舊好」大門為無家者敞開。(詹婉如攝)

關切都市貧窮者議題多年的監察院副院長孫大川對「重修舊好」提出期望,他希望這裡不會成為效率與營利導向、為了招攬消費者與讓人施予同情的地方,而是讓不同的人可以在這裡安心相遇的都市一角。

孫副院長的盼望,如同店長依婷與「金牌大哥」清晨4點的相遇與理解。但能否複製更多這般的場景呢?

「重修舊好」光鮮登場 女無家者:我們還能來嗎?

這天,記者在店內點了一個「口袋有零錢」套餐,很有意思的名稱,没看錯!餐如其名,有菜有飯,外加可無限回沖續杯飲品,只要銅板價新台幣50元,就算口袋只剩零錢,也能在這裡好好吃頓飯。

同樣在此用餐的,還有一對情侶檔,陳小姐說,這裡乾淨、明亮,有「家」的溫馨。


「重修舊好」店內銅板菜單,隨時供應給手頭不便者。(詹婉如攝)

陳小姐說:『(原音)這裡有一種像家的感覺,它有一種讓人很放鬆,就像回到家的客廳,然後坐下來,很簡單地享用一餐。(記者問:這裡有時候會有一些無家者來來去去,你來這邊用餐會不會感覺到不舒服?)我覺得不會耶!因為我有沒有特別覺得,他們跟我們有什麼不一樣。』

「重修舊好」22日正式開張,之前試營運期,平均每日會有4、5位大姐對環境產生信賴感,至店內梳洗街頭上的疲憊,但店長依婷有點難為地說,正在拿捏如何打造一個無家者與一般消費者的共存空間,因為正式營運後,「重修舊好」的門對大姐們顯得沉重。

依婷說:『(原音)在我們籌備的時候,比如說像這些桌椅還沒進來,我就邀請幾個大姐,那時候人數比現在會來的還要多一點點,他們進來之後就是隨便找位置,坐地上也好,就是非常的自在,等到我們這些桌椅擺出來,看起來很像一間店的時候,反而就發現他們比較少來了;然後有一次我就問一個大姐說,唉!奇怪你怎麼最近沒有來洗澡啊?沒有來找我們聊天?她說你那邊不是營業了嗎?我還可以進去嗎?我前天上街(訪視),就有一個阿春姐說,不要啦!你那邊有客人,你在做生意耶!我們遊民進去這樣不好看;她就很替我們著想,說你這個做生意的地方不要這樣子、不要這樣子……現在還在調整中,就是看怎麼兼顧。』

相較於一般的消費空間,「重修舊好」設立宗旨是更歡迎無家者,這兒留給他們優先使用,但「遊民」、「流浪漢」等於不潔、骯髒的負面標籤被迫在他們的心中深深留下印記。雖然這一切,非一時半刻就能解決,但「重修舊好」仍在努力將標籤一張張撕除。

天黑之前 大都市裡需要這間小店

玫瑰姐說:『(原音)(記者問:你在這裡的工作內容是什麼?)保持清潔啊!』

一邊聽著收音機裡傳出的歌聲,玫瑰姐一邊愉快地打掃。

玫瑰姐是依婷擔任社工之後,遇到的第一位女性無家者,依婷說,剛開玫瑰姐只會說對人生負面的話語,但是,後來經過陪伴,她會慢慢地分享一些生活上開心的事,甚至主動關心其他街友。


「重修舊好」不僅提供輕食與課程,更是都市裡的「人生維修部」。(詹婉如攝)

「重修舊好」營業時間從上午10點到傍晚6點,每週一公休,如同大門口寫著,「天黑以前,還有人需要一間小店。這個城市需要更多接住人與傷的地方,於是我們出現了。」

店長依婷表示,我們可能難以想像,對一些人而言,白日比夜晚難熬。因為,在白天,人被賦予「正當」的任務,該去上班,去上課,在社會崗位好好待著。此刻暫時沒有工作的、無處可去的人,成為了比夜晚更加突兀的存在。於是,這間簡餐店,為需要的人敞開。

依婷說:『(原音)主要是我上街(訪視)的時候會發現,無家者白天的時候大多是在台北車站找一個角落待著;像玫瑰姐好了,她在來這個空間之前,她都一直都會待在北三門的柱子邊,然後就聽著她的收音機,就很無聊,然後看著來來去去的遊客,其他無家者也是白天如果沒有去工作的話,他就必須要自己找一個角落打發時間,那個打發時間有的就是發呆,有的就是睡覺!然後,也是玫瑰姐進來之後才發現,她現在白天的生活和以前很不一樣了,因為至少她來這邊是工作的狀態,然後她很多事情要忙,就覺得她的狀態是比之前再穩定一點點。』

「重修舊好」招募無家者擔任店員,像玫瑰姐一樣,「以工代賑」的形式提供薪資、餐飲,或參與「重修舊好」舉辦的木工、藝術、寫寫字工作坊與小家電維修等課程後,便可以交換到一份待用餐,以此鼓勵、肯定街友們的參與和努力,這不是施捨,而是讓彼此想想那些不在街頭的日子,與曾經有過的自己「重修舊好」。

【貧窮人的台北】系列報導

♦系列一/ 她的課本變口香糖

♦系列二/ 都市人心裡的大象

♦系列三/ 窮者的逆襲

更多精彩內容盡在 Rti有影小女工-婉如粉絲團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