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ti 中央廣播電臺 再見包皮 菲律賓少年集體割禮轉大人

  • 時間:2019-06-19 12:52
  • 新聞引據:採訪、法新社
  • 撰稿編輯:吳寧康
再見包皮 菲律賓少年集體割禮轉大人
菲律賓鮮血與勇氣的割禮季。(AFP)

法新社今天(19日)報導,一群男孩緊咬牙關哀嚎地躺在舖有報紙的桌上,這是菲律賓「割禮季」的一部份,有成千上萬名少年要在這項集體程序中受苦,他們既痛苦又為自己的成長感到快樂。

菲律賓割禮盛行

切除包皮在這個國家是已存在數世紀之久的成年禮。菲律賓是世界上男性割禮比例最高的地區之一。

然而,儘管割禮面臨全球日益升高的檢視,批評人士稱之為「虐待兒童」,但在菲律賓卻鮮少引發質疑,而男孩們也面臨著接受割禮的巨大壓力。

每年都有成千上萬名來自貧窮家庭、即將邁入青春期的少年,在政府和社區贊助的診所免費接受這項手術。

11歲的阿本(Vladimir Vincent Arbon)在經歷20分鐘的苦難後說,因為太痛了,他全程都在哀嚎吼叫。

這名小少年也表達了許多同儕面臨的壓力。他說,「母親告訴我,我需要接受割禮才能長的更高,並成為一個真正的男人。」

割禮也有社會壓力

阿本是在首都馬尼拉(Manila)附近的一個城市,接受割禮手術的1,500名少年之一。不過,類似的場景在全國診所比比皆是。

諾布雷札(Joana Nobleza)在他11歲的兒子進行割禮後表示,割除包皮可能是成為一個男人的核心過程,對男孩來說,要被稱為男人,割禮是必須的。

傳統上在4月和5月,這些男孩在黎明前抵達場地,並焦慮的排隊等待,而接著他們將面臨劇烈的疼痛。

許多人會接受局部麻醉劑,但對一些少年來說,感受仍然非常劇烈。當局也會提供他們抗生素以免遭受感染。

根據世界衛生組織(WHO)的數據,菲律賓約有90%男性因非宗教因素接受割禮。

免費割禮受貧困家庭歡迎

在菲律賓各城鎮,政府和工作人員將教室、衛生中心或運動場所改建成臨時手術室,年紀最小只有9歲的一群男孩們拿著號碼牌,等待動刀。

這種壓力甚至體現在塔加洛語(Tagalog)中的「未經割禮」(uncircumcised),這是一種類似「懦夫」的汙辱字眼。

菲律賓德拉薩大學(De La Salle)教授羅密歐.李(Romeo Lee)表示,「supot」這個字意味著一個人與眾不同,因為缺乏勇氣去經歷割禮的痛苦與焦慮,因而是個懦夫。

根據人類學家卡斯楚(Nestor Castro)的說法,菲律賓割禮的根源,可以追溯到1450年伊斯蘭教的到來。

然而,儘管菲律賓在經過西班牙300年的殖民統治、成為一個以基督徒佔多數的國家後,這項習俗仍成為一種文化儀式而存活下來。

男性割禮在以穆斯林或猶太人口為主的國家更為普遍,而在天主教佔多數的地方則較少見。

割禮文化象徵勇氣

在過去10年中,隨著全世界反割禮運動的發展,割禮變得越來越有爭議。批評人士認為這在醫學上是非必要的,而且由於大多數手術是在嬰兒期進行,這是對兒童權利的侵犯,因為他們無法被通知並表示同意。

位於美國的鼓吹團體「醫生反對割禮」(Doctors Opposing Circumcision)發言人詹雪克爾(John Geisheker)說,他會認為18或19歲的孩子會有能力做些研究,並在經過深思熟慮才同意手術。但明顯地,10歲或8歲的孩子做不到,因此這基本上就是虐待兒童。

在美國,接受割禮的孩童人數據報已有下降。在歷史上,美國進行這項手術是尋常的。

割禮有助降低愛滋病傳染

根據WHO,有證據顯示,安全的男性包皮割禮,降低了在愛滋病流行地區異性戀者感染愛滋病毒的風險,WHO已將割禮納入在非洲南部因應愛滋病毒的一些方案中。

不過,人類學家卡斯特羅認為,割除包皮在菲律賓文化中是一種非常特別的價值。「接受割禮的孩子不再被當作小男孩看待,在家庭和社會中被賦予更多的成人角色。而這在這社會上也很重要,這是由於割禮儀式通常是集體進行,男孩們總是一起成長、進入學校,並且同時接受割禮。

進行割禮要花費40美元,而在醫院動手術的費用可能高達240美元,相當於首都勞工一個月的薪資。

因此對於生活在貧困社區的男孩和他們的家人來說,由政府贊助的免費割禮活動是唯一選擇。然而,他們大多數是自願前往,而且對於承受這項痛苦感到驕傲。

伊萬納爾(Erwin Cyrus Elecanal)用手保護著包紮的陰莖說,接受割禮的考驗,讓他成為一個成熟的青少年。這位12歲的男孩補充說,「我現在會變得更加成熟,並且對我的家庭有所幫助。」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