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自己寫的日記 紀錄片揭露80年代校園監控

  • 時間:2019-05-29 18:29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陳怡君
行政院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今天公開9分鐘的紀錄片「不是自己寫的日記」,片中揭露80年代校園監控當事人閱覽當年監控檔案的過程與心得。(圖擷自促轉會臉書)

行政院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揭牌成立將屆滿一週年,今天(29日)公開9分鐘的紀錄片「不是自己寫的日記」,片中揭露80年代校園監控當事人閱覽當年監控檔案的過程與心得。促轉會表示,這是政府首度對當事人揭露並邀請閱覽監控檔案,不但具重要歷史意義,更是還原真相的重要一步。

促轉會2018年5月31日成立之後,便以國家發展委員會檔案管理局2018年啟動的「第六波政治檔案徵集」為基礎,積極與各機關協商,希望加速檔案移轉與解密,也獲致重要成果。促轉會已逐步揭露當年監控體制運作的面貌,並陸續向外發表檔案研究的內容。

紀錄片「不是自己寫的日記」中的三位主角,當年皆因接觸大學異議性社團而成為當局監控對象。曾因政治案件繫獄的楊碧川出獄後,在諸多大學社團擔任台灣史講師,被監控期間長達20年,因而留下大量檔案;謝穎青於台大法律系畢業後,監控持續到入伍後未曾間斷,服役期間的書信也被完整記錄;林國明於台大社會系就讀期間,社團活動與校園參與等活動紀錄均載於監控卷中。

影片中,這些已步入中、老年的受訪者閱覽檔案時,重溫他們可能早已遺忘的生活細節:幾年幾月幾日與誰相約冰果室或是不知藏在何方的母親家書。而這些紀錄都是告密者與情治機關替他們留下的。

林國明指出,「監控是無所不在的,影響到你日常的生活。」包括聚會成員、討論內容,甚至細到工作分工都在報告中呈現。謝穎青則感慨自己的同學、朋友必須要鉅細靡遺的向上面報告他的一切,「自己的學弟妹,才剛進台大,就莫名其妙的被吸收變成調查局的通訊員。」楊碧川更在檔案中發現,情治單位為了監控他,在他家附近買了一間房子,甚至趁他外出時潛入,將書籍拍照、記錄室內格局。

過去外界對白色恐怖的理解多聚焦於軍事審判案件,但對監控體制的理解十分模糊,往往流於「人人心中有小警總」或「隔牆有耳」式的警戒。促轉會此前已經逐步揭露威權政府曾透過教育行政系統、情治與國民黨合作的校園監控工作,例如民國72年(西元1983年)的統計資料,全國大專校園內的佈建人數超過5,000人以上。

然而,還原歷史真相不能只靠檔案。國外轉型正義經驗顯示,這類監控檔案可能存在情治人員或線民記載的錯誤資訊,甚至偏見、誇大等問題,故難以單憑檔案內容來進行歷史評斷。為了進行檔案資訊校正,促轉會將於下半年主動邀請被監控者、甚至可能包括線民,對檔案中的資訊表示意見,並輔以持續的研究與比對,才能增進對歷史真相的瞭解。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