勞動條件有健康風險 機師:是捧玻璃碗的工作

  • 時間:2019-02-09 20:13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蕭照平
華航機師罷工引發外界關注。圖為9日在交通部外關注勞資協商的機師工會成員。(蕭照平攝)

桃園機師職業工會之所以把「改善疲勞航班」列為訴求重點,原因在於實務上運作,確實讓機師感到疲累。工會成員指出,機師工時不能只看飛行時間,其實出發前的整備時間也該一併計算,長工時後又要處理降落,這對飛安並不是太好,且長時間累積下,難保身體不會出狀況,直說這是「捧玻璃碗」的工作。

「改善疲勞航班」是機師工會5大訴求的第一項主張,之所以強調要改善疲勞航班問題,就是因為機師在實務經驗上,覺得華航還可以做得更好。

具有機師資格的工會副理事長陳蓓蓓表示,勞工過勞本來就難以認定,但過勞條件就是會增加機師健康風險以及飛安疑慮,她表示,機師長期處在低氧、加壓、輻射、時差等問題的工作環境,這對健康都有負面影響,況且當長時工作後,又要準備飛機降落,這樣的條件組合,對飛安並不是太好。

陳蓓蓓認為,機師工時不能用一般工作8小時的計算方式等量齊觀,因為機師的工時不能只看「飛行時間」,其實出發前的整備工時也必須一併思考,而為了在降落時有更好的安全性,工會才會有8小時以上有3名機師、12小時以上有4人派遣的主張。她說:『(原音)本來AOR(航空器作業管理規則)門檻就是可以比它更好,你不一定要踩那個線,要每一個都要熬14個小時、飛10個小時,這樣真的沒有比較好,而且航空公司安全本來就是最大賣點,當然會有成本考量,我們也不會說5個小時就給我們3個人,但(現在)是有改革空間。』

工會代表陳偉浩則認為,跟國內一般勞工相比,機師雖然有較高的待遇,但其實他們是捧著玻璃的飯碗,因為長期疲勞的工作環境,難保不會突然倒下。他說:『(原音)好比說,1月底,我個人飛了2趟倫敦,我飛Airbus 350,一個月飛2趟倫敦沒什麼,可是我在一週內飛2班,我在那邊休息不夠,等於7天有4天熬夜,這對我來一時可能撐住,但你怎麼知道下個月不會倒下去。』

機師工會表示,姑且不論機師是否過勞,一個已經專注工作十幾個小時的機師還要準備降落,這樣的安全性難道大家不會擔心。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